网络小说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时间: 2018-08-30 22:05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江南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状态:连载中)    已更新至:第57章 雷霆与守望者(8)

  第一章 奥丁
  "我是谁……"
  "哥哥你扮小丑扮得太久了,演得太入戏,都快要忘了自己吗?"
  "我是……"
  "你本该是个咆哮世间的怪物啊,可为何要收敛爪牙当个废物?"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像潮水涌入他的脑袋。可他就是想不出来,每一次思考都会使脑袋更乱。在那内心的最黑暗处,看不见的深处有一双黄金瞳猛地睁开,太古洪荒般野兽的原始眼神让他不寒而栗。
  "哥哥你不是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衰小孩吗,只会整天说着白烂话。看那边,哥哥,有人抢你的糖果啊,让我们一起……杀了他!"黑暗中的那只野兽慢慢地浮出它的面孔,狮子一般的面孔,低头咆哮时露出的尖锐獠牙。
  "我是……路明非啊!"
  他的黄金瞳慢慢地睁开,就像光突然撕裂黑暗,一切事物重新恢复到视网膜上。古奥威严的眼神终于从这双曾经迷茫的眼神里迸射出来。赤金色的瞳孔映射着那可怕的一幕,就像巨大的湖泊中央倒映出撒旦的魔影。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胸口一下撕心裂肺的剧痛。
  "神啊!"见到这一幕的人肯定这样说。那个伟大的神就站在自己面前,白色的身躯布满鳞片,八足神马"斯普莱尼斯"扬起前四足,向路明非吐出寒冷湿润的鼻息。
  路明非忽然一怔,发现自己的胸膛上是那柄该死的昆古尼尔。路明非默默的站着,任由自己的身体慢慢扭曲龙化。他的身体布满了黑色的鳞片,骨刺从他的肩膀,后背疯狂地生长出来。破败的黑色膜翼从他的背后张开飘舞,就像两面宣告死亡的战旗,当两面战旗完全展开的时候,窗外的月光都逆着天空照射!
  诺诺只觉得一股及其恐怖的力量突然灌注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听到骨骼开裂生长的噼啪声,就像一座座冰山正在开裂。
  可斯普莱尼斯无法再前进一步了,因为路明非抓住了它的四足,下一秒他猛地发力,把这匹怪兽一般的天马掀翻在地!这个伟大的生物在地上翻滚嘶鸣,路明非冷冷的看着这匹马,脸上毫无怜悯之意。他那长着利爪的手掌上,捏着一颗紫青色的,布满鳞片的心脏,上面流淌着淋漓的马血。
  路明非的脸上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悲伤,他狰狞的脸因为鳞片而扭曲,更如一种癫狂的状态,好像杀戮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值得恐惧和悲伤的事。
  如果你拥有神一般的力量,那么杀戮对于你来说,已经从一场生与死的博弈变成一场游戏。
  诺诺不知道什么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她呆呆的看着这个背影,这个平时冷静果断的红发魔女不知道如何去反应,她不能确定眼前的路明非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时隔多年,陈墨瞳终于又见到了三峡水底的那个怪物,记忆像水泡一样幽幽的浮起。她酒红色的头发在水中飘舞,与上升的血雾混在一起。她记起来了,记得这个怪物抱着她,脸上露出像是孩子一般的惊恐,他大喊着:"不要死不要死……"她忽然又想起那个她经常做的噩梦。在梦里是一片近乎黑色的蓝色,光隔着水从头顶上照射下来,水的波纹投射在她的脸上。她浮在无尽的水波中,自己微弱得连心跳都感受不到。一切忽然被猛地撕裂!水,光,近乎黑的蓝色,一切的一切,被一双利爪撕开!好像是天穹被撕裂,裂缝里露出一张脸,一双亮如白昼的黄金瞳,那双狰狞扭曲的。衰小孩的脸。
  路明非缓缓地转过身来,用力从布满鳞片的脸上挤出一个"微笑",嘴角和脸颊边的鳞片相互摩擦切割:"师姐,你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他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只要我还在这里,你就一定不会有事。"说完他叹了一口气,好像那个微笑和这些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他的表情真像是一只恶鬼,仿佛只要一露出獠牙就可以同浮世绘中的怪物比较。接着他的声音变得轻轻的,像是自言自语:"当别人小弟被人罩着,总有一天是要还的啊……"
  他不清楚诺诺有没有听到那句话,也没等诺诺回答。路明非向后伸出一只脚,身子前弓,像一支随时会射出去的箭羽,像一只愤怒的公牛随时准备冲锋。走廊尽头的奥丁披着深蓝色的长袍,看不到什么表情,只看到一双金色的瞳孔在无声的闪灭。
  可就在那时候奥丁开口了,他的声音干哑又粗糙,就像炽热的火焰混合着灰烬。"是你吗?"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无数的黄金瞳从周围的黑暗中亮起,这条走廊好像变得无限大,黑暗显得没有边际。"你我都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将死之人,看不到盛世重新凋落了。"路明非的嘴巴不受自己的控制,吐出了一句他自己都搞不懂的话。
  话音刚落,路明非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用尽全力鼓动双翼,猛地扑向奥丁,像一只黑夜中冲锋的鹰,黑色的鳞甲在灰白的月光下闪烁。奥丁的死侍们也嘶声吼叫着,随他一起冲向路明非。电光火石之间,怪物们已经来往冲突了很多次,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利爪与鳞片之间划出黑红色的火花。
  他们咆哮,他们厮杀,这是王与王之间的战争,唯有死亡可以终止!
  如果有人站在一旁围观这次战斗,他们只会看到两个人影在黑暗中无数次的碰撞,一个深蓝色,一个漆黑如墨。发出像是刀与剑碰撞到一起的铿锵声,他们凶狠的面目在一次次的火花中被照亮,随机又消失。
  而对于他们自己来说,每一次撞击都是元素的乱流,超越音速的速度在空中发出微小的爆鸣,空气锋利地呼啸而过,像是要撕裂人的耳膜。他们在走廊中厮杀,周围的玻璃全部崩裂,碰撞发出的元素乱流使整个大楼电闸跳闸,诺诺缩在走廊的尽头捂住耳朵。路明非发出狂怒的吼叫,他鼓动双翼,带着奥丁突破一层层的混凝土,笔直的冲向高空!奥丁即惊且怒,用利爪不断的戳刺这路明非的腹部。
  多么美好的月夜,两位王相拥着冲向高空,龙的嘶叫随着高度的上升而变小。北京CBD的灯光阑珊星点,这个城市安静地像是已经睡着。路明非用力将奥丁与他分开,泛着金色的血液沿着他们上升的路线下滴,美丽的像是烟花那样。两人都跌跌撞撞地后退,他们吸入大量的空气,奋力压迫伤口愈合。强大的血统给予他们疯狂的恢复能力,肾上腺素不断冲向大脑。他缓缓拍打着黑翼,他的腹部被奥丁的利爪反复戳刺,破碎的鳞甲随着血液一起下落。奥丁也伤得不轻,那一层层的混凝土,路明非都拿奥丁挡在前面突破,他的长袍已经全部破碎,蓝色的风氅布满灰尘。
  竟是路明非占了下风。可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自己赌上一切筹码,奋力的一拼竟然不敌对方。
  "路鸣泽!"
  小魔鬼无声的出现在他的身边,穿着全黑色的西装,同样的黑色膜翼在他的身后拍动。"哥哥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呐,拿去吧,有特殊加成哦哥哥!去吧,上去把奥丁杀了!"路鸣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面躺着那个男人的长刀,村雨丸。
  路鸣泽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哥哥上啊,这次我把服务给你做全套了。你要记住,我们的怒火,要把世界都燃烧啊!"他的话音像是有魔力的咒语,村雨的尺寸突然变长,变成适合路明非的大小,当路明非用双手握住这柄长刀,黑色的火焰突然弥漫刀身,鬼魅一般的焰浪在刀尖跳动。这不是那把暝杀炎魔刀吗?
  路明非的脑海突然跑出一个人的身影,那歌男人也是这样握住这柄刀,在无数个危险关头,把自己挡在身后,将所有危险全部迎刃而斩,还伴着一副面瘫的脸和他说没事了。
  今天路明非终于能和他一样使用这柄刀,替他把这个死敌斩成两半了。
  他恍然记起一句话:"如果你还有命去拼,就别等到后悔了才去拼。"路明非像是突然发狂一般,黄金瞳里似乎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师兄!今天我就帮你斩了这个狗日的奥丁!"随叫随到的小魔鬼帮他解了围,于是他就像正在打架的小孩有了靠山,向对面的奥丁喷吐怒火。
  路明非破碎的腹部正在疯狂的复原,肌肉组织和鳞片以看得见的速度再生长。路明非不会用日本刀,他是学着那个人的样子。而今天他也有机会了,有能力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衰小孩了,他鼓动膜翼,上升到高空,用猛虎一般凶猛的刀式斩向奥丁。
  "在那装什么酷?老子今天就是要替师兄帮你斩成两半!"
  "你真是个傻子啊,让我忍不住……和你一起下地狱了。"路鸣泽轻声说。
  奥丁也不避让,他把双手聚过头顶,想用手接住这把刀。
  可他实在是低估了这把刀和这个人的力量,灼热的刀身一边释放出黑色的焰浪,一边自动沥出水银,两样东西对奥丁来说都是有伤害的。路明非用力的斩下去,奥丁的双手被水银和妖异的黑色火焰灼烧得冒出白烟。奥丁慌张得推开这把刀,向后退去。路明非站在上空俯视着他,眼神中充满着疯狂的嘲讽。
  "就凭你这个伪神都想伤害我师姐?我的师兄呢?"
  奥丁没有回答他,而是带着一群死侍又冲了过来,路明非冷冷的看着他,像是看待一个将死的蝼蚁,仿佛杀死他只需要翻翻手掌。路鸣泽张开双手名股东双翼,变成一道黑影冲进了路明非的身体,他大口地呼吸着,黄金瞳又变成原来的状态。奥丁只觉得这个年轻人变了,这一刻狂风吹动他的膜翼,呼啦呼啦如大旗作响,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散发出阵阵的威严,有如帝王般的威严。
  "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王,几人称帝?"路明非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到。
  现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混着好几种元素,人和龙,恶魔和少年。
  路明非摆出一个从容的动作,心形刀流·四番八相。四番指的是四种不同的进攻藏在预备动作里,对手不知如何出刀防御。八相指赤炎,修罗,罗刹,幽冥等八种可怕的景象。学生在学习这招禁手的时候需要依次地想象这八个景象,而他的老师也会辅佐他,在他感受赤炎的时候,真的有烧红的铁尺紧紧靠着他的脊背,令他感受到如烈火焚烧自己一般的幻觉。学会必须经过这八种景象的考验,才能驾驭这个凶狠的一刀。
  可奥丁是龙王,他不屑于偷袭,也同样不屑于猜测对方的进攻。他带着他的死侍军团向路明非冲去,破烂的风氅与空气摩擦发出呼呼的响声。
  林崎流·居合爆发。一般的日本刀,刀身都不是笔直的,而是具有一定的弧度,而路明非摆出心形刀流·四番八相的时候,他就猜测奥丁会笔直地冲过来,毫无防备,路鸣泽太清楚龙组的思维了。路明非右手持刀,到柄向前刀身向着身后,而左手则用力扣住具有弧度的刀身,在奥丁冲过来的一瞬间,居合的爆发力量菜真正展开来。路明非左手松开,右手忽然发力,路明非强大的臂力可以斩切出比普通人类强许多的效果。噗的一声,奥丁的右胸被这柄长刀村雨刺穿。龙族果然骄傲自大,认为自己有绝对碾压的力量。接着路明非左手跟上右手,变为双手持刀,从奥丁的右胸横向左切,奥丁痛苦的发出咆哮,他极力的用双手拔出这柄长刀,可他的双手被上次路明非的劈砍而变得破败不堪。路明非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刀身想左推,黑色的火焰和水银正在疯狂的灼烧着奥丁的胸膛,就像硫酸滴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冒出白烟。接着他转动刀口向上,向着奥丁的心脏切割去。路明非用长刀在奥丁的胸口划出了一个L形,从右胸开始插入横向移动到左胸,然后九十度转折向上切开心脏。
  奥丁的咆哮声终于慢慢地变小,双手也开始无力的挥舞,直到没有力气可以用。路明非用利爪一把掏出奥丁的心脏,然后用脚直接把奥丁的尸体从村雨上踢了出去,失去任何生机的奥丁在空中自由下坠,画出美丽的弧线。同时路明非也开始虚弱,强大的龙血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了。他没有力气再去鼓动翅膀降落,只能任凭意识模糊,肾上腺素退去后的大脑开始疲惫虚弱。
  他和奥丁开始下落。路明非金色的瞳孔开始变得暗淡,这是龙血退去后的征兆,他的身体在坠落过程中开始变化,他整从狂暴的魔鬼,变成那个爱吐槽的年轻人。轰的一声,路明非重重的砸在坚硬的混凝土上,扬起阵阵尘土,像是天使从天堂坠落而下。
  "路明非啊……千万不要死啊。"诺诺从角落站了起来,她闭上了眼,不敢去看路明非。
  空气忽然有点安静。
  "师姐啊,"路鸣泽的声音从周围响起,"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哥哥还是这么难过啊,师姐你说有些结局,就算我们有巨大的权力页无法改变是不是?"
  诺诺张开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个仿佛从空气中走出来的小男孩,又看了看路明非,两行泪水从脸上划下。
  "如果那天晚上你能问问他,那场烟花是不是他准备的,该有多好。"路鸣泽叹了口气,眼神里面满是悲怆。"只是你觉得他离你太远啦,他这种榆木脑袋怎么能想的得出这么浪漫的事来逗你开心?"
  "可那就是他做啊。"路鸣泽悲伤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孩,然后他又转头看向诺诺:"因为就是他这种榆木脑袋,也会想让你生日快乐啊。"
  诺诺花了很长时间来弄明白他说的烟花是什么意思,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路鸣泽,脸上露处巨大的惶恐。
  在卡塞尔学院的那个山顶,他和路明非用脚泡着冰冷的溪水,礼花在黑暗中肆意的盛开,紫色太阳般的蒲公英,下坠的青色吊兰,红色和金色交织而成的玫瑰花,白色盛开的大丽菊……短短的一瞬间,夜空仿佛变成了花篮。
  "师姐你说,追一个女孩就要把男人的尊严和未来都赌上去,可这个傻瓜把命都搭进去了。"路鸣泽缓缓闭上眼睛,"你为什么就是不看他一眼呢?"
  诺诺终于被巨大的悲伤击倒了,一种无力可依的茫然感让她倒在地上。
  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男孩问她的一句话:"我在想,如果我就这样消失了,会不会有人来找我?"她终于明白了,那家伙似乎并不在意答案,只是在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明确的给出了他的答案:"你放心,如果你有天消失不见,我会去找你。"
  像一只傻猴子一样。
  做什么都是为了唐僧。
  或许这个唐僧对他并不是那么的好,但她带来了光,把这个傻猴子从孤独的五指山上抓出来,为他缝制了破烂的衣服。
  也许根本没有理由,只是因为她是唐僧,所以只有唐僧才能带着顽劣的孙悟空出去看世界。
  也许就像路明非只能爱上陈墨瞳那样吧。

  相关阅读:龙族1-龙族4的剧情分析及梳理
  

Tags: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