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我和少妇“姐姐”的性故事

时间: 2018-05-18 11:04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秩名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这个普通的南方城市的一家工厂。工厂几乎在城区与郊区之间,交通也非常的不便,报到的第一天,坐着满是污泥的公共汽车,摇摇晃晃,忍受着售票员与乘客吵架的怒吼声,望着窗外的路边杂草,情绪真的低落到了极点。

  按照惯例,刚刚分配的学生都要到车间里实习一年。我被分配到一个装配车间,任务就是打杂,帮助班组里的工人配件,清洗成品。每天上班,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和车间。车间里的气氛是典型的国营单位,效率低下,人浮于事。

  一天中我有一半的时间是躲在什么地方睡觉或看报纸,要不然就是聊天打屁。但是和车间里的工人们却又没有很多的共同语言,不外乎东家长西家短的烂事,实在是厌倦。

  不过班组长老张还不错,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中年人,对我也比较照顾。正所谓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车间的人平均收入都低得可怜。比如老张,在这厂里已经工作了十几年,基本工资居然只有一百多块,奖金每个季度发一次也不过几十块钱。我就更不用说了,工资只够吃饭的钱,连花生加一瓶啤酒也是好大的享受了。

  无聊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已经上班一个多月了。一天上午,我正在看报纸的时候,忽然班组里的几个女工人簇拥着一个少妇走了进来。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着她,听了一会儿我才明白,原来她是质检科的,负责我们班组的产品,前些天她休产假,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我远远的看着她,上身是红色的风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个子很高,妆化得比较浓却很得体。因为刚刚生过孩子的关系,身材很丰满,尤其是乳房高高的隆起。

  她忽然向我这边看了一眼,漆黑明亮的眼睛透着高雅和恬淡,我赶紧低下了头。伴随的高跟鞋的清脆声音,她走到了我的身边:「你是刚来的吧?」「是,实习的。」「哟,那你是大学生喽。跟哪个师傅呢?」「钱师傅。」「那我可还是你的师姐呢!」

  她走后,淡淡的香水香味还缭绕了许久。从大家的谈话中我知道她叫薛莉,也是大学毕业,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了,是厂里出名的美女,衣着打扮也总是很新潮。

  不过我觉得更吸引人的还是她脱俗的气质,令人奇怪的是不知为什么她的丈夫却是一个名声不是很好的普通大集体工人。也许是各有所爱吧,班组里的赵姐说。就这样,薛莉重新走进了我们班组,给这平淡的日子增添了一抹亮色。时间慢慢的渡过,我和她也慢慢的熟悉起来。

  我们总是有很多相同的话题,更巧的是我们的生日居然是同一天,差别是她比我大了三岁。她知道我是住单身宿舍,没有什么好吃的,便经常做些好吃的东西,用一个精致的小饭盒带给我,粗心的我经常忘了还给她,所以在我的宿舍里经常堆了好几个饭盒。

  当我谢谢她时,她总是说:「客气什么,我不是你的师姐吗!」她女儿出世一百天的聚会时,我们班组的每个人凑了二十块钱的红包给她,她却执意私下里要还给我,我不收,她又随后买了一个漂亮的小打火机送给我,原因是她认为我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

  她还经常说,有机会时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省得我总是麻烦她。我们几乎无所不谈,但是每次谈及她的丈夫和家庭时,她却总是回避开这个话题,眉宇中隐隐闪过一丝忧伤的影子,使我觉得在她平静高雅的表面下,一定有什么事情她不愿讲出来。初夏的一天,她没有上班,托人来说病了。虽说只有一天没有见到她,我却觉得好像空荡荡的。

  第二天,我再见到她时,吃了一惊,虽然她还是化了淡妆,但却掩不住憔悴的脸色和略显红肿的眼睛。大家问她,她只说感冒了,但我知道绝不是这样。

  我悄悄的问她:「师姐,我知道你没有感冒,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她慌乱地躲开我的眼睛,低下了头,用手指戳着桌面,没有讲话。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她都好像有意无意的躲着我。因为有一批订单没有完工,晚上要加班。

  在餐厅打饭的时候,她看旁边没有人,忽然对我说:「小于,晚上9点在车间后面等我好吗?」我点了点头,她便低头离开了。后面的几个小时,我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我隐约知道她将会跟我说一些什么,但是我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态度去听,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9点,我如约来到厂房后面的草地。银色的月光透过树叶直泻下来,斑斑的落在地上,周围很静,只听到蟋蟀的鸣声。她已经站在那里等我,一身淡黄的套裙,肉色的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衬托着她丰满俏丽的身影。松松挽起的发髻,还带着香波的气息--看来她刚刚在厂里洗过淋浴。我的心忽然狂跳起来,预感到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事发生。

  「给我一支烟好吗?」这是她的第一句话。正如我所猜想的,她跟我说起了她的故事,而且正是以前她所从不愿提起的话题。平静的语气,好像是在讲述一个与她自己无关的事。

Tags: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