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民间故事-打赌

时间: 2019-02-28 17:21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魏炜

  华阳镇上有个名叫陈道一的郎中,善用怪方治疗疑难杂症,小有名气。

  这天早上,镇上的刘大奎火急火燎地跑过来,指着自己的嘴巴,让陈道一赶紧给他看看。陈道一一看,只见刘大奎的口腔内壁上溃烂了一大块,几乎要把腮帮子烂透了。不料,陈道一却摆摆手说:“我不给你治!”

  刘大奎一听就跳了起来,瞪着眼睛吼道:“你凭啥不给我治?”

  陈道一不疾不徐地说:“你这个人不听话。这回我给你治好了,你不听我的,再犯了,病情会更严重,再治就难了。”

  刘大奎生气地说:“你还没给我治,咋就知道我不听话了?我绝对听你的,還不行吗?你快给我治吧,疼死我了。”陈道一瞟了他一眼说:“你不会听我的。”

  刘大奎气极了:“我肯定听!”

  陈道一说:“那咱俩打个赌吧。”他赌刘大奎做不到半个月不开口说话,赌金为二两银子。刘大奎又急又气,当下就同意打赌。两人寻来了一个中间人,各拿出二两银子,放到中间人那里。打完了赌,刘大奎气哼哼地回到家,这才发觉自己只顾打赌,陈道一还没给他治病呢。他只好又回到了陈道一的医馆。

  来到医馆门外,刘大奎正要喊,忽然想到自己跟陈道一打着赌呢,一喊可就输了,忙捂住了嘴巴,往医馆里走,这时只听陈道一正在跟人说话:“我给你开几副药,偷偷拌到草料里,那牛吃完了,就会瘦下来的。”一个女人应道:“好!”

  听那女人的声音,正是隔壁邻居翠芝。刘大奎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他们干吗要让牛瘦下来呢?翠芝家里只有一头牛,靠它来耕种十几亩薄田。牛壮了才有力气干活,哪有让牛瘦下来的道理?刘大奎猜不透,就躲到一旁悄悄看着。

  不一会儿,翠芝出了医馆,手里并没提着药包,肚子那里却是鼓鼓囊囊的,显然是把药包藏进了衣襟里。这么偷偷摸摸的,定不是干什么好事。刘大奎顿时来了兴趣,也不去找陈道一治病了,而是偷偷跟着翠芝。

  翠芝回到家,见丈夫陈三七没在家,就进到柴房里,寻了个隐蔽的地方,把药包藏好,然后拿出一包,混到草料里,放进了牛槽。那头大牯牛很快就把草料吃了个干干净净。

  刘大奎趴在墙头,看着翠芝做完这些,心想,等我搞明白了你们的阴谋诡计,当众揭穿,看你陈道一还敢那么牛气哄哄!从那天起,他就偷偷观察着翠芝的一举一动。

  翠芝总是趁陈三七不在家的时候,悄悄地把药拌在草料里喂给牛吃。那大牯牛吃了几天后,果真就瘦下去了,连皮毛也跟着没光泽了。刘大奎暗暗地想,这个陈道一,医术倒真是高明,想让牛瘦,牛果真就瘦了。

  这天早上,刘大奎听到翠芝一阵哭嚷,忙扒到墙头看,只见陈三七正拉着大牯牛往外走,翠芝死死地拽着牛缰绳,边哭边说:“不能卖,大牯牛不能卖呀。你把它卖了,咱家的地可咋办呀?种不好地,打不出粮食,咱一家都得挨饿呀!”

  陈三七凶巴巴地说:“不让我卖牛,我就休了你!”说着,他一把推开翠芝,牵着大牯牛走了。翠芝蹲到地上,捂着脸哭起来。

  刘大奎更摸不着头脑了:陈三七为什么要卖牛呢?真卖了牛,他家的地没法耕种,不就荒了?刘大奎满腹疑窦,悄悄跟着陈三七来到集市上。

  陈三七牵着他家的大牯牛,在集市上转了半天,也没人过来问价,只好牵着牛回家。翠芝见他牵着牛回来了,顿时高兴起来,把牛牵回牛圈,忙着添上草料。陈三七狠狠地瞪着她,问道:“这牛你是咋喂的?都瘦了!白站了一上午,都没人来问价!”

  翠芝说:“牛也是有灵性的,听说你要卖它,它都不肯吃料呢,可不就瘦了!”陈三七气得干瞪眼,只好回屋去了。

  刘大奎真想告诉陈三七,是你媳妇在草料里动了手脚啊。可转念一想,他跟陈道一打着赌呢,一开口说话,这赌就输了,所以,他就把这话吞回了肚子里。

  接下来的几天,翠芝接着给大牯牛喂药。大牯牛吃了药,更瘦了,从脊梁背上都能看到肋骨了,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这天,陈三七又拉着牛来到集市上,谁知人家一看他牵着头病牛过来,纷纷躲避不及:“你家牛有病,不要牵过来!”无奈之下,他只好又把牛牵回了家。

  刘大奎还是偷偷跟着陈三七,见陈三七没卖出牛,牵着牛回了家,他也回了家,可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到敲门声,过去开门一看,正是陈三七,忙比画着让对方进屋。陈三七看他只打手势不说话,惊讶地问:“刘大哥,你咋不说话呀?”

  刘大奎指了指自己的嘴。陈三七以为是他嘴巴出了毛病,不好说话,也没细问,就说道:“刘大哥,你能借我点钱吗?”陈三七解释道,他有个结拜兄弟,前些日子给他捎信儿来,说是儿子要成亲了,准备风风光光大办一场,可钱不凑手,问他能不能出些。他可不想让兄弟看扁了,就一口答应了。可他家日子过得紧巴,哪有钱呀,所以想到卖了大牯牛,先过了这一关再说,谁知大牯牛病了,卖不出去,他只好来借钱了。

  一听是为了这个借钱,刘大奎可不乐意了。卖了自家牛去给人家添风光,你傻不傻呀?他正想狠狠地教育陈三七一通,刚一张嘴,就想到自己跟陈道一打着赌呢,只好把说出的半个字生生地给吞了回去,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胡乱地比画了一通。

  陈三七惊疑地问:“刘大哥,你是说你为了治病,也花了不少钱,现下手上没钱了?”刘大奎连连点头。陈三七叹了口气说:“那我再到别家去试试吧。”

  陈三七又到几个邻居家去借钱,但大家的日子都不宽裕,再听说他是为了那事借钱,纷纷拒绝。陈三七借不到钱,没脸去喝喜酒,就躲出去打短工了。

  翠芝眼看躲过了这一劫,赶紧给大牯牛停了药。大牯牛很快就开始壮起来,身上的毛色也越来越油亮了。刘大奎越想越是心惊,幸亏自己跟陈道一打着赌,没有把翠芝给牛下药的事告诉陈三七,否则,陈三七把药一扔,这头大牯牛非卖不可,翠芝家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很快,半个月的赌期到了,刘大奎找到陈道一问:“这赌算我赢了吧?”陈道一笑着说:“你赢了!”他喊过中间人,把二两银子还给刘大奎,却把自己那二两银子收进了袖袋里。刘大奎叫道:“哎,你赌输了,该把银子给我呀!”

  陈道一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给你治好了口疮,诊费就是二两银子。”刘大奎试着用舌头舔了一下,原先那块溃烂之处还真不疼了,口疮不知什么时候好了。他还是不肯罢休:“我的口疮是自己好的,不是你治的。”

  陈道一笑道:“有本事下回你再犯了口疮,别来找我!”刘大奎可不敢保证,忙赔笑道:“陈郎中,我这病是咋治好的?都没见你用药啊!”陈道一又白了他一眼,反问道:“你以为治病就都得用药啊?”

  原来,刘大奎这人性子急,听风就是雨,引得内火上升,口腔灼热,生了口疮。陈道一和他打了赌,让他半个月不能讲话,听到的很多事有了眉目,他也就不跟着着急了,火气一消,口疮自然就跟着好了。

  刘大奎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不禁朝陈道一竖起了大拇指:“陈郎中,你真牛!”

Tags: 打赌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