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三绝戏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马海涛

  1.比才论亲

  话说有个年轻人叫司马良,是司马老先生的独子。司马老先生曾中过状元,学识过人,他因厌倦朝廷里的争斗,便借故去一个小地方任了个闲职。

  这司马良长得一表人才,然而幼年时不幸染上眼疾,后来双目失明成了盲人。但他竟比常人还厉害,不但身手不凡,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见识过的人无不惊叹。

  眼看儿子年纪也不小了,司马老先生很是忧虑:司马良虽然眼盲,但才华超群,连朝中许多官宦人家的女儿都仰慕不已,然而他生性孤傲,认为那些大小姐日后难免会挑剔自己的缺陷,所以坚决不愿高攀。

  一天,有人来司马家说媒,原来是秦尚书的独女秦小婉中意司马良,但提出要先见面试试对方的真才实学。老先生大喜,秦尚书可是朝廷重臣,名望极高且为人正直,早就听说其女儿更是天姿国色、聪颖过人,便一口应承下来。司马良拗不过父亲,只好答应前去一见。

  这天,父子俩如约赶往京城,来到尚书府。秦尚书看到司马良仪表堂堂,心里已是十分高兴,便吩咐:“叫婉儿出来。”不一会儿,从屋内款款走出一女子,明眸皓齿、黛眉粉腮,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灵气。

  司马老先生一见,赞叹不已,主动问这秦小婉:“听说姑娘想试试犬子才学,不知怎么个考法?”秦小婉却歉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秦尚书只好上前解释:“小女前些年不幸误服了药,哑了嗓子,不能讲话。她执意要当面告知,还望见谅。”老先生恍然大悟,没想到秦小婉竟是个哑巴,一边叹息造化弄人,一边却觉得跟儿子也算是扯平。司马良也始料未及,但表情依然淡定自若。

  秦小婉含笑来到一具古筝旁坐下,手指轻触,一曲曼妙之乐随之响起,在场的人无不侧耳倾听。初听那声音如泣如诉,仿佛晶莹的珍珠撒落玉盘;而后又绵延不绝,似有万语千言深藏其中,突然间乐声戛然而止,竟是一曲终了。

  旁人不知其意,司马良却微微一笑,也从自己包裹内掏出一支洞箫,不紧不慢地吹奏起来。只听那箫声悠长凄凉,如同在诉说一段长久的心事,众人都呆住了,这两人刚见面就都演奏起伤感的曲调,不知是何用意?

  司马良正在吹奏,秦小婉又再次弹拨起古筝,两曲交汇时,竟有了令人惊喜的变化:只听乐音陡升,节奏也随之明快起来。众人恍惚看见两只鸟儿飞离枝头,跃入山涧,穿梭林中,相互追逐嬉戏,满是愉悦之情。这曲筝箫合鸣结束后仍余音袅袅,众人沉浸其中,连乐声停止都恍然不知。

  秦尚书好不容易缓过神,女儿已经悄悄来到自己身旁。他低声问:“对司马公子印象如何?”秦小婉娇羞一笑,点了点头。秦尚书顿时大喜,将司马老先生拉到旁边,告知女儿这关已过。老先生也喜不自禁,赶紧去问儿子。

  司马良却不急着回应,又从包裹内取出一支毛笔,老先生立刻会意:儿子这是要以画作答呢!秦尚书早就听说司马公子盲眼作画是一绝,不想今天可以亲眼一见“盲画”的风采,便马上安排人铺开纸张,自己亲自研墨。

  司马良深吸一口气,笔尖在洁白的宣纸上游走,眨眼的工夫,一只美丽的小鸟就跃然纸上。众人凑过去看,却见那鸟背对人立于枝头上,脑袋转向一侧望着远方,眼角还挂着一颗泪滴。众人大惊,秦小婉一见,立刻红了眼圈。

  司马良似乎早料到了大家的反应,他又取出另一幅画铺在桌上,那上面也有一只小鸟。两幅画合拢后,两只鸟正好四目相对,众人再看时,前面那只鸟的哀伤之感竟荡然无存,分明是两只美丽的小鳥在深情凝望,不禁都大声叫绝,秦小婉也忍不住莞尔一笑。

  其实,当初秦小婉弹奏古筝时,司马良立刻就听出了她内心的孤独与无奈,竟与自己的心境相同,便也以同样曲调回应;而当两人筝箫共鸣后,都迫切地想向对方倾吐遇见知音的喜悦,一切尽在不言中。最后自己的盲画,则更是表露了“在天愿为比翼鸟”的心愿。

  众人大喜之时,秦尚书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可惜了这么好的眷侣,以后的日子恐怕得风雨共担啊!”司马老先生听后一怔,他不知秦尚书何出此言,却也不便多问,只能笑着点点头。

  2.京城奇遇

  司马良和秦小婉成亲后,果然百般恩爱,两人还琢磨出了不少特殊的方式来交流。然而秦尚书当初的忧虑也成了现实,两人婚后不久,两家就遭遇了巨大的变故:由于当朝宰相吕威专横无比、排斥异己,秦尚书不愿与其为伍,竟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大牢,还连带上了亲家司马老先生。双方家族也因此遭受牵连,一下子衰落了下来。

  这对小夫妻突然就失去依靠,生活异常艰难。两人无以谋生,秦小婉便提出隐姓埋名,去京城卖艺维持生活,司马良也点头同意。夫妻俩便共同前往京城,一边卖艺,一边暗中打探双方父亲的消息。

  这夫妻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江湖艺人,而且乐器演奏和盲书盲画都十分了得,很快就在百姓中有了名声,许多人大老远赶来捧场。

  这天,两人正在表演,秦小婉一眼看见人群中有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个头比同龄的孩子大,看样子十分聪明伶俐。小男孩时不时凑上前来捣蛋,秦小婉理解孩子多动,倒也不在意。

  司马良一幅盲画刚画完,立即有人出了个好价钱买走,他又想取包裹里的洞箫,却发现不在了。秦小婉也着了急,往人群中一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只见小男孩正手举着洞箫,得意地冲两人笑呢!刚才稍不留神,没想到竟被他如此神速地偷了去。

  秦小婉过去拽住小男孩,双手比画着要他还回东西,旁边也有人大声训斥,小男孩却淘气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嘴里也含混不清,好像在说自己听不见。这时有人说:“这小鬼就是附近那耍猴戏老头的跟班,真的是个聋子。”秦小婉才恍然大悟。

  只听一声大叫:“糟了,你们的银子被偷了!”秦小婉赶紧又回去,原来有人趁她不备,拿走了桌上的银子,司马良自然无法看见,她见丈夫白忙活一场,又气又急。这时小男孩好像明白了一切,红着眼过来还回洞箫,随后扭头跑开了。

  卖艺结束,一无所获的两人正要失望离开,那个小男孩忽又跑了回来,将一包散碎银子递给秦小婉,似乎想弥补之前的过失。秦小婉正纳闷,一个牵着猴子的老头气冲冲地赶了过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聋儿,居然敢偷我的银子!”说完他拉着小男孩就要打。

  秦小婉见状,立刻上前护住小男孩,把银子还给了老头。老头愣了半晌,叹口气说:“这小子老是调皮捣蛋,我早就不想要他了。”他试探地问,“你们愿意收留他吗?”秦小婉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老头叹了一声道:“那我就放心了。”说完他赶紧牵着猴子离开。

  秦小婉就这样收留了小男孩,她心想夫妻俩正好膝下无子,这小孩虽然调皮,但也很善良,便让他跟着一起卖艺,还给他取名叫龙儿。

  她万万没料到,龙儿还真不一般,他跟着老头学了不少绝活,舞艺、杂耍、硬气功什么的都会,给两人的表演又平添了不少趣味。于是三人更加名声大噪,老百姓都说他们是“盲哑聋三绝”,他们的表演被称为“三绝戏”,很快就成了京城民间的头牌。

  这天三人又出去卖艺,过街时,龙儿调皮地走在前头,秦小婉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便猛地将龙儿往旁边一推,自己又想拉住身旁的司马良,不料却被冲上来的高头大马撞倒在地。

  骑马人赶紧勒住缰绳,从后面又跟上来几匹快马,一个大汉跳下马大骂:“你这不长眼的婆娘,想找死啊?”只听领头的骑马人一声呵斥,大汉立刻站到一旁。领头那人下马扶起她,关切地问:“没伤着吧?”秦小婉见此人仪表不凡,感激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能讲话。

  那人才明白她原来是名哑女,他再看三人,虽然都是寻常打扮,但似乎不同一般,这时有路人提醒道:“官爷,这可是出了名的‘三绝戏哟!”他顿时心生好奇,仔细打听了三人的情况,赞叹道:“江湖上果真能人不少啊!”接着,他将大汉叫到一旁耳语了几句,随后上马继续赶路。

  大汉拉了两匹马,恭恭敬敬请三人上马,笑着说:“你们走运了,如意楼有请!” 秦小婉心里一震,她早就听说过名满京城的如意楼,那里聚集了许多顶尖的演艺名伶,来的客人也大都是王公贵族。大汉带他们来到京郊一栋气势恢宏的楼阁,吩咐他们三人表演给一个老头看。老头欣赏完表演,拱手笑道:“大人果然眼光独到,小孩子的把戏虽不入流,但这筝箫合鸣,真是天籁之音啊!”大汉也笑了起来:“还不赶快谢过左老板,你们马上就能在如意楼演出了。”

  三人惊喜不已,连忙拜谢。秦小婉忍不住思量:在这里演出,说不定就能探听到自己公公的近况,兴许还能找到搭救他们的办法呢!

  3.西域三绝

  如意楼的一楼是露天演出之处,中央有一处华丽的舞台,看客坐在四周观赏,二楼以上则是相对私密的厢房。“三绝戏”来后不久,凭借独特的形式,很快就大受欢迎,将其他的演艺者陆续比了下去,他们的表演也成了贵客们每到必点的节目。由于夫妻俩过去家教严,甚少抛头露面,加之装扮上的改变,所以没人知道两人的真实身份。

  来这里的不乏朝廷中人,秦小婉借机探听他们的谈话,很快就得知自己父亲与公公都已冤死在狱中。夫妻俩抱头痛哭,下定决心要在如意楼等待机会,如果遇见宰相吕威,就寻机报仇,然而吕威却从没来过如意楼。

  这天,左老板将他们领到楼上的厢房,里面坐着一位相貌威严的朝廷官员,自称中书侍郎霍起。霍起道明了自己专程前来的缘由:皇上的四十大寿就快到了,到时皇宫内将举办盛大的仪式,连外邦众国也将派使节前来朝贺,他则奉命在中原挑选一个最精彩的表演,作为寿宴上的压轴节目。他听说如意楼的“三绝戏”最为有名,想要亲自来品鉴一下。

  司马良不敢怠慢,赶紧带着大家表演最近新排好的内容。夫妻俩的筝箫合鸣经过反复磨炼,早已配合得天衣无缝,曲目也更加新颖:乐声刚一响起,听者仿佛置身幻境,闭上眼时,就像被无数的鸟儿牵引,在幽林中游走,身心空灵无比;偶尔睁眼看时,龙儿正俏皮地合着节拍起舞,恍若一个顽童在林中自在嬉闹,好不快活。一曲下来,连一旁的左老板也忍不住拍手叫绝。

  霍起却皱起了眉头:“你们的表演尚可,但与对手相比差得太远,还是不看了吧。”说完他站起来就要走。司马良的倔劲也上来了:“大人所说的对手不知是谁,可否让我们一见?”霍起冷笑一声,告诉他,这次西域胡王也派来了特殊的表演者,据说极为了得,正好胡王的使节就要去霍府拜访,他们如果不服气,可以一起去见见,也好输个明白。

  三人便跟随霍起来到他的府上,躲在一旁观察。不久后胡王的使节如约前来,他邀请霍起走到院子中央,两队人马并排从大门外抬着一个长长的物件进来,来到院内刚往下放,那家伙就忽地站了起来,足足有几层楼高,仔细看,竟是一个非常高的人!只见那人头戴西域貂皮帽,披着一件垂到地面的巨型长袍,小小的脑袋和奇长的躯干显得极为不相称,这怪异的亮相不禁让暗处的秦小婉等人大吃一惊。

  使节问霍起:“另一人进门也有些难度,不知可否暂时将门板拆下?”霍起立刻叫人拆了门板,这时从门外又硬生生挤进来一个巨大的胖人,身躯得有几个常人大小,他的穿着也很奇特,从脖子到脚,都套在一件宽大的连体衣衫内,鼓鼓囊囊的显得十分滑稽。

  使节得意地问:“大人,这两人的身材在中原不会有同类吧?”霍起连连叫绝,说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和这么胖的。使节笑了笑,告诉他其实第三个人也早就进来了。

  霍起正在納闷,只见大胖人旁边突然又冒出个侏儒来,原来他一直就藏在胖人身后,竟没有被发现。这侏儒脑袋奇大,头上梳着几根胡人特有的小辫子,身长不足三尺,却穿着拖地的长袍,让人误以为是大胖人背后拖着的袍子。

  霍起赞叹道:“皇上最喜欢奇人异事,这三人到时必定会震惊全场,不过要是能再加些表演就更绝了。”使节哈哈大笑,一声令下,院子里的三人居然又有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只见那长人长袖一拂,一身长袍陡然落下,让人看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人原来竟是名矮小的侏儒,站在两具高高的铁架子上!只见侏儒双腿驱动着特制的铁架子,毫不费力地在院内走了起来,这顷刻间的转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使节也夸耀这本领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无法练成。

  又听那名原本是侏儒的人大笑几声,矮小的身子转眼间拔地而起,连同拖地的长袍都一起长了起来,侏儒一下子反倒变成了巨人,一般人连他的肩膀也够不着!使节解释此人更不寻常,不仅会惊人的“缩骨功”,还精通中原戏曲中著名的“矮子功”,之前他故意缩小身躯而且蹲着行走,才让人误会成了侏儒。

  说话间,大胖人也不闲着,原地转了三圈,再看时整个人已经完全变得干瘪,那衣衫就像胖子消瘦后皮肤的褶皱一般耷拉了下来。使节又介绍,这人练过一种独特的气功,只要一发功,外面套着的连体衣衫瞬间就会被空气胀满,所以看上去像个大胖子,最胖时甚至可以将整个身子都鼓成球形。

  使节得意地说:“这就是胡王特意为贵国皇上大寿献上的好礼:西域三绝。不知我们的‘长短圆三绝,比之贵国如意楼的‘盲哑聋三绝如何?”霍起哈哈大笑,拱手道:“胡王用心良苦,西域的奇人自然要高明不少啊!”远处的司马良一听,心里顿时怒火中烧。

  使节满意地带人离开了,司马良三人也走了出来,霍起问:“诸位该看的也看了,应该知难而退了吧?”司马良已经通过秦小婉的提示弄清楚了刚才的一切,他摇头表示不服,自信他们还有技艺胜过对方。

  霍起不屑地看着眼前的三人,说自己要跟其他大臣一起做裁决,他们只有一次机会跟“西域三绝”当面较量,时间就在三日之后。他冷笑着说:“双方的水平我都清楚,看你们还能有什么奇招?”

  4.后来居上

  司马良并未被对手的奇技吓倒,回到家中,他告诉小婉,自己想拼力争取参加皇上的寿宴,不仅是要胜过胡人,更是要赢得皇上的赏识,日后才有机会找宰相吕威报仇。秦小婉虽然赞同,但她今天亲眼看见了“西域三绝”的厉害,难免担心。

  司马良猜到了她的疑虑,微微一笑:“娘子,我俩平时在家里是如何交流的?”秦小婉正好坐在古筝旁,她指尖一滑,顿时明白了司马良的用意。不过司马良提醒她,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三天,她必须日夜苦练,把平日的习惯练成真正的“绝活”。

  司马良又转向龙儿,不由叹了口气,这龙儿不仅耳聋,也不能正常说话,沟通就更加艰难了。夫妻俩费了很大的劲,才使龙儿明白,必须让刚学会的乐舞有极大提升,不仅时间很短,真正考验他的是远超正常人的眼力和悟性。龙儿虽然年纪尚幼,但异常聪明,两人见他懂事地点了头,才终于放下心来。

  三天后,“三绝戏”和“西域三绝”都来到了约定的地点,霍起及一帮大臣也悉数到场。霍起示意胡人先表演,“长短圆三绝”一起亮相,奇装异服加之诡异的伪装术让大臣们无不惊呼,有人曾经看过司马良三人的表演,不免替他们担心起来。

  胡人演完就走了,司马良不紧不慢地来到台上,朝众人一拱手:“各位大人,请看第一个节目‘观形知音。”随后他安然坐下,和秦小婉分别演奏各自的乐器,一曲美妙的筝箫合鸣响起,众人陶醉之余却看不出有何特别,这时就见龙儿缓缓来到两人中间,伴随着乐音起舞,独特的童稚之感令人忍俊不禁。

  霍起左看右看,不以为然:“这不跟我上次在如意楼见过的差不多吗?”有大臣似乎发现了端倪,提醒道:“大人,那小孩不是聋子吗,他怎么能听得见声音?他其实是通过夫妻俩的肢体动作,并且观察他们手指触摸的乐器位置,自己猜出来的旋律啊!”众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全都拍手称奇。

  霍起决定亲自试试,他中断了三人的表演,自己随机指令旋律,让司马良夫妇演奏。不料那龙儿当真了得,他的眼睛一边紧盯着夫妻俩的口型和动作,一边留意二人碰触的乐器部位,身子依然灵活地舞动,无论乐声或长或短、或悲或喜,龙儿的表情和姿态都能准确无误地传递出韵律。其实龙儿习练乐舞本有一定基础,但之前的动作更多是凭记忆,这次,经过三天的苦练,就达到了靠眼力能感知旋律的境界。

  乐舞结束,司马良又笑着问秦小婉:“第二个节目是‘以筝代话,娘子可准备好了?”秦小婉微微一笑,双手指尖同时拨弄起古筝上的弦,也不知她究竟拨动了哪几根弦,就听见一句清脆的回答从古筝上蹦了出来:“准备好了,谢夫君!”这声音清晰可辨,而且像极了人声,令大臣们更为惊讶:没想到乐器除了可以演奏音乐,还能说话!

  司马良笑着解释道,这每个字的发音都是不同筝弦的组合,力道的拿捏也要恰到好处,夫妻俩平时就是靠这个沟通的,但要练到逼真极其艰难。有人不信,便主动向秦小婉提问,但无论他问什么话,秦小婉都能通过古筝对答如流。这也全靠了秦小婉的日夜加练,毕竟平时跟司马良的对话相对简单,为了应付这次考验,她仅仅三天便找出了大部分文字的发音方法。

  最后轮到司马良了,他要表演的是“摸骨画像”,这也是他一直深藏不露的绝技。他邀请一位大臣坐在面前,左手在对方的脸上摸索,触摸五官与面部轮廓,右手同时提笔在宣纸上游走,只一袋烟的工夫就作画完毕。当他将画展示给大家,在场的人无不惊叹:盲眼的司马良全凭用手感知,竟然就画出了对方逼真的肖像,分毫不差!

  表演結束,众大臣纷纷推举让难度更高的“三绝戏”入选皇上寿宴,唯独霍起依旧不认可,他坚持胡人的表演也有独到之处,而且寿宴这种场合理应给胡王面子。争执不下,众人只好决定回禀皇上,由皇上来定夺。

  这天司马良等人正在后台休息,左老板急匆匆地催促他们登台,说是皇上要亲自来看表演。三人刚上台,就看见如意楼的大门开启,皇上带着一群侍卫以及霍起等大臣走了进来,四周的看客在惊慌中纷纷下跪。皇上和颜悦色地叫他们都起来坐好,自己倒也不讲究,选个中间的位子就坐下了。

  秦小婉打量着皇上,大吃一惊:这人不就是当初在街头遇见的那名骑马人吗?再看他旁边那名贴身侍卫,正是那个带他们来到这里的大汉。她突然想起曾经听朝廷的人闲聊,说皇上有时爱在京城内微服私访,没想到上次竟然让他们给撞上了。她心里激动不已,暗暗祈求三人的表演能打动皇上。

  皇上看了“三绝戏”,果然龙颜大悦,昭告全场,这正是自己期待在寿宴上看到的压轴表演。原来他也听说胡王派来了特殊的表演者,但内心深处更希望中原有能人出现,不能让胡人抢了风头,而且他认为“西域三绝”流于形式,“三绝戏”才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5.三绝救驾

  皇上说完就想离开,霍起却匆匆走了过来,禀报说胡王的使节及表演者正在大门外,他们听说皇上来到了如意楼,便专程赶过来想与“三绝戏”再决高下。见皇上面露不悦,霍起提醒他,胡王这次特意派人前来贺寿,不便伤其面子,皇上只好同意再看看他们的表演。

  “长短圆三绝”先后进了如意楼,当那名假长人登上舞台时,头顶已经与厢房的四层楼平齐,引得全场的人啧啧称奇。假侏儒和假胖人也一左一右地上了台,三人站成一排,恭恭敬敬地对着坐在下面的皇上作揖。

  皇上对这些胡人的固执感到不快,催促道:“你们有什么绝招,都尽快展示吧。”霍起一听,示意三人不用再客套。只见那扮长人的侏儒长袖一拂,身上的长袍登时落下,再次露出了下面两根巨大的铁架子,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次铁架子顶端居然插着一张弓和许多利箭。侏儒怪笑一声,迅速张弓搭箭,那箭竟笔直地朝着对面的皇上射去!

  全场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侍卫们纷纷冲过去用身体保护皇上,但由于铁架实在太高,无法阻挡,那侏儒站在上面不停放箭,侍卫的尸体顷刻就在皇上面前堆成了小山。旁边的假胖人见侏儒没有得手,猛地发力将全身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一骨碌就从舞台上滚了下来,径直朝着皇上的方向碾压过去。

  眼看圆球就快要接近皇上,突然冲过来一个瘦小的身影,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两者硬生生地撞在了一起,原来是龙儿及时赶来救驾!圆球被龙儿的硬气功顶过之后,立刻泄了气,刚滑出几步便被侍卫砍杀。这时舞台上那名假侏儒也已经长成了巨人,他见情况不妙,一把抄起铁架上挂着的长刀,气势汹汹地冲下了舞台。

  就在这时,舞台下的司马良和秦小婉同时站了起来,司马良双手将古筝高高托起,秦小婉则打开下面藏着的暗盒,露出了一排隐秘的小圆洞!秦小婉用力转动后面的机关,几支飞镖迅疾飞出,不偏不倚正中巨人胸口,对方立刻倒地毙命。铁架子上的侏儒见又冒出了强敌,正想朝这边放箭,夫妻俩奋力将古筝举过头顶,又一排飞镖远远地直奔侏儒而去,他“哇呀”一声就从架子上摔了下来。

  看见三名怪人相继毙命,皇上刚刚松了口气,谁知,站在远处的霍起朝一旁的左老板使了个眼色,左老板会意地大声号令,场内一群伪装成看客的人,突然纷纷拔出了砍刀,朝着皇上冲杀过来。原来霍起和左老板得知皇上要来如意楼,便提前在看客中暗藏了众多杀手,以防万一胡人失手,好及时补上,他们铁了心要趁这次机会将皇上除掉。

  眼看众杀手逼近,皇上身边的侍卫已经所剩无几,一楼的大门早已被关闭,外面的侍卫也进不来,情急之下,秦小婉向龙儿使了个眼色,朝楼上指了指。龙儿会意地跑向皇上身旁的一根大柱子,抱着柱子朝皇上示意,皇上很快弄清楚了他的意图,让龙儿把自己背起来。他还在担心孩子的身子骨能否撑得住,龙儿已麻利地手脚并用,顺着柱子往上爬,眨眼间就上了三楼。下面的杀手见皇上上了楼,又全都向楼上拥去。

  龙儿见杀手跟了上来,赶紧领着皇上进入厢房,自己先钻到窗户外,示意皇上也出来。龙儿驮着皇上在楼外面腾挪,像猿猴一样,忽然间就从三楼向下滑去,把下面的人全都看傻了。一转眼的工夫,两人就到了地面,赶来的侍卫们立刻把皇上围了起来。

  皇上终于长舒了口气,感激地拍了拍龙儿的脑袋。不一会儿,如意楼的大门被撞开了,外面的侍衛全都冲了进去,把杀手消灭,然后搀扶着司马良和众大臣出来。这时皇上才发现唯独秦小婉不在,他还在担心时,一群侍卫也保护她走了出来,并禀报皇上,密谋造反的霍起和左老板双双毙命,胡王的使节也已经自刎而亡。

  众人全都死里逃生,皇上对三人的表现惊叹不已:“原来朕刚才所见,才是真正的‘三绝戏啊!”秦小婉淡淡一笑,这乐器里的秘密其实只有夫妻俩知道,两人为了能有机会在如意楼手刃杀父仇人吕威,早就将古筝精心改造成了暗器,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司马良却若有所思,他断定今天行刺皇上的事绝非偶然,而且主谋肯定不止中书侍郎霍起这么简单,但朝廷中比霍起地位更高的人屈指可数,谁会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呢?正想着,司马良猛然感到手被秦小婉握住了,纤细的手指在他手心飞快地写了几个字。

  6.奇曲终了

  谋逆者的阴谋失败,让皇上也看清了胡王的真实面目,由于中原和胡国曾经战乱不断,皇上本想借祝寿来巩固得之不易的和平,没想到胡王依然贼心不死。事后他查出正是霍起跟胡王预先串通,想利用“西域三绝”在寿宴上行刺自己,所以才一直阻挠“三绝戏”。司马良三人因立下大功,被皇上邀请到宫内小住,准备改日论功行赏。

  这天,皇上在御花园里宴请群臣,司马良等人也受邀在列。酒过三巡,皇上看了一眼身边的宰相吕威:“吕爱卿,朕赐你的虎形玉佩还在吗?”吕威一惊,赶紧回答:“陛下亲赐之物,自然随身携带。”他从身上取出一块玉佩来,上面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老虎。皇上接过一看,道:“仿得不错,可以乱真了。”

  吕威不知皇上何意,却见皇上自己也掏出一块玉佩,上面雕的是一条龙。皇上将两块玉佩拼在一起,长叹道:“可惜,你这块看上去很像,却是只知其形不知其意啊!”吕威浑身一颤,只听皇上说,这两块玉佩本是龙虎合璧,当初赐予吕威一块,为的是防范自己在外遭遇不测,可以将玉佩作为传递皇令的凭证。这两样东西拼在一起本该天衣无缝,假的玉佩自然现出原形。

  吕威大惊,还想极力狡辩,这时秦小婉站了起来,也从身上掏出一块同样的虎形玉佩。皇上将小婉的玉佩与自己的拼在一起,果然严丝合缝。

  原来,那天秦小婉在如意楼救了皇上,却没有着急离开,她看见霍起和左老板仓皇地逃向了舞台背后,便带着几名侍卫追了上去,谁知众人进入后面的走廊,却再也找不到人。秦小婉早就听说左老板在楼内设有许多机关,便顺着走廊上的墙壁摸索,果然发现有一处是活动的,里面竟藏着一间密室,等她和侍卫们冲进去,发现霍起和左老板鲜血淋漓地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

  她打开密室另一侧的门,发现这是如意楼的后墙,杀死两人的凶手已经逃跑。她继续在密室中搜寻,又看见墙上有个小孔正对着舞台,这才明白凶手一直在暗中观察场内的动静,等霍起和左老板逃进来后,凶残地将两人灭了口。但这神秘人物逃走时太过匆忙,将一枚玉佩掉在了地上,被秦小婉拾了起来。

  皇上咬牙怒斥吕威:“你这个狗奴才,我出于信任才将玉佩赐给你,没想到养虎为患!”他一声令下,侍卫马上将面如死灰的吕威拖了出去。皇上又下诏,为之前被吕威害死的秦尚书、司马老先生正名,因为司马良夫妇私下已向他坦白了真实身份,今天这场宴席正是有备而来。

  这天,夫妻俩带着龙儿来向皇上辞行。皇上见挽留不住,便命人将一名聪明伶俐的宫女带了进来,原来他一直担心夫妻俩生活不便,特意为他们挑选了一名贴身丫鬟,想帮助两人更好地沟通。

  司马良和秦小婉婉拒了皇上的好意,表示夫妻间交流毫无问题。皇上不解,问他们:“你俩虽然能以筝代话,但总不能随时都带着乐器出门吧?”秦小婉看见旁边桌上正好有副竹简,笑着用小刀飞快地刻下一行字,司马良用手触摸,马上就会意地点点头。皇上吃惊得合不拢嘴,原来对于这对夫妻来说,随处都有沟通的法子啊!

  皇上又感叹龙儿小小年纪也本领了得,爱怜地说:“你既然叫龙儿,又救过朕的命,这也是天意,以后朕就认你做义子吧!”

  夫妻俩一听大喜,赶紧拉着龙儿叩头谢恩。

  皇上哈哈大笑,神秘地说还有桩大事要跟他们商议,便领着三人来到了御花园内,里面有一大群男男女女不知在忙活什么,场面颇为壮观。秦小婉過去一看就呆住了,原来那是群跟他们一样的残疾人在尽情施展才华:有失去上肢的人用嘴叼着毛笔游刃有余地作画,有双手仅剩几根指头的人在熟练地弹琴,也有双目失明的人演练着精湛的剑术……

  见三人吃惊,皇上微笑着道出了原因:上次的如意楼事件,据说已经在西域流传开了,说中原仅靠三个残疾人便击败了胡王精心筹划多年的图谋,因此胡人对中原更心生畏惧。

  皇上发现残疾人也能文能武,甚至比正常人还有潜力,便在全国征召了大批身有残疾的能人异士,希望加以磨炼,成为各类优秀人才,从而振奋国家,让胡人更加不能小觑中原。

  皇上殷切地问:“点拨这些人的重任就拜托各位了,你们该不会再推辞了吧?”三人会意地点点头,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Tags: 三绝戏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