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赛虎之死

时间: 2019-05-23 15:02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青遥

  (一)

  江南天宝村有个老汉叫阿才,他有两样心爱的东西:一把拉了几十年的旧胡琴和一条叫赛虎的卷毛雄狗。

  阿才今年五十多岁,虽然文化不高,可他拉起二胡来有板有眼,很能打动人,他最大的嗜好就是每天半晚坐在院内葡萄架下,入迷的拉二胡。每当这时候,他的爱犬赛虎总是一动不动的趴在老汉脚边,一双晶亮的眼睛凝视着老汉的脸庞。直到老汉拉过了瘾,把二胡收拾好时,赛虎马上灵巧地从老汉手里叼过二胡,走进屋里,方在正屋间的瘸腿长台上。每逢这时,阿才老汉感到神清气爽,乐呵呵的上床就寝,酣然入梦,而赛虎就像警卫员似地守在他的大门边。

  这天傍晚,一阵阵清分从院墙外吹来。阿才心思沉重的搬了张小凳刚刚在葡萄架下坐定,赛虎便“噌”地一下窜进屋里,把二胡叼了出来,习惯的往主人手上送,谁知道阿才没好气的摆摆手,吆喝道:“去,去去”!把二胡推了出去。赛虎把二胡往地上一放,眼望着啊才不动弹。阿才烦躁地跺了跺脚,它才委屈的叼起二胡往屋里走。才走两步,阿才又低叫一声:“回来”!赛虎欢快的转过身来,啊才伸手把二胡接过来,紧紧弦丝,拉了起来。今天他拉得很别扭,不是拉错,就是拉到不劲儿,忽然,“嘣”!一根弦断了。阿才一手抱住二胡,一手楼过赛虎,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珠,喃喃的说:“赛虎,你别怪我,不是我狠心,这件事只能靠你帮忙了......”赛虎看着主人的面孔,“呜呜”地轻叫几声,尾巴摇了几摇。

  阿才心里想什么呢?原来,老汉的独生儿子小福在镇上一家公司里当供销员,工作两年,收入还好,听说最近还谈上了女朋友。不料今天上午,小福气喘吁吁的从镇上赶回来,一边拭泪一边结结巴巴地向父母交说了一件事,昨天晚上,他经手的5000货款被他上赌台输掉了,总经理对他大发雷霆,要把他从公司开除出去,幸亏副经理王二苟从一旁劝说,才没有被开除。阿才一听急了,瞪圆了亮眼,扬起青筋爆起的巴掌:“你!”小福娘连忙过来护住小福,小福“扑通”跪了下来。“唉——”阿才举起的巴掌没落到儿子头上,却重重地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和那几个人赌的?”小福望着暴怒的父亲嗫嚅着说:“就是王二苟他们......”“哎!”阿才又是一声长叹。王二苟他认识,一个胖乎乎的脸上永远带笑的中年人。那年就是因为阿才送了大半鱼篓大甲鱼给他,小福才被“破格”录用的。而那些大甲鱼,是阿才走了方圆18里,冒着风寒在河边转悠了四五天才捕到的。这5000元怎么赔还呢?不赔,小福的工作,小福的婚事......阿才瞥一眼自家的三间平房,连一样像样的家具也没有,自己一个老农民收入不多又长年吃药,如今哪来的余钱!唉!只怪这畜牲太不懂事!阿才看一眼垂着头的儿子,目光掠过他自小得小儿麻痹症落下轻微破足的右脚,心里一阵承重。这时,小福偷眼看看父亲,怯生生地说:'王经理说,这5000元他肯替我还清,不过......”“不过什么?”“他要我们家一样东西。”阿才见他吞吞吐吐,火了:“什么东西?说呀!”“就是,就是赛虎。”“他要赛虎干什么?”“他说,给他家看门......”阿才不做声了,闷着头“吱吱”地抽烟。5000元赌债,儿子的眼泪,总经理的怒容,机灵的赛虎......想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盘旋。整整一个下午,阿才不吃不喝,没有开口讲一句话,直到傍晚他才吃了半碗韭菜面。为了儿子,他的心软了,他闷闷地坐在院子里,抱着心爱的赛虎下了决心。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一夜未眠的阿才老汉把家里一只报晓雄鸡杀了烧熟,扯下两条肥嫩的鸡腿让赛虎吃了,然后守着它,坐等王二苟。赛虎忽的挣脱老汉的手,乐颠颠的跑进里间,把那断了弦的二胡叼了出来,放在老汉手上,然后遥遥尾巴在老汉脚前趴好。阿才抚摸着断弦的二胡,不由得一阵伤感。这时,一辆桑塔纳轿车停在阿才院门外,车门一开,钻出王二苟和小福。王二苟顾不上寒暄,取出一包五香牛肉,笑嘻嘻地仍给赛虎,赛虎对那牛肉包只望一望。王二苟觉着没趣,只得与阿才客套几句,让小福用黑布把狗眼蒙好。赛虎几次番扒掉黑布,跑回阿才身边。最后还是阿才连哄带训,才把它塞进轿车。

  晚上,小福回到家里,眉飞色舞地告诉阿才老两口,王二苟把赛虎抱到家里,还特地举行了一个家庭盛会,那规模胜过人家娶媳妇。他把四邻八亲都请来,让大家和赛虎熟悉熟悉,联络联络感情,并亲自煮了鸡蛋牛奶,从冰箱里取出排骨给它吃。美中不足的是,赛虎不但没吃王经理的东西,也不让他靠近,还在豪华的客厅里屙了一泡屎。阿才默默的听着,只是淡淡地笑笑,关照儿子以后要谨慎处世,不要再上赌台。

  赛虎送走以后,一连两天,阿才改变了每天晚上拉二胡的习惯,天一黑就早早地上了床,在床板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赛虎的影子一直萦绕在眼前:那年这地方有个反动会道门阴谋颠覆地方政权,阴谋败露后,道首朱真龙带人逃进白龙洞。部队带着警犬赛虎进山剿匪,朱真龙占据山洞有利地形困兽犹斗,多亏赛虎冲进山洞咬住朱真龙,人狗私斗给部队赢得了战机,朱真龙被活捉。可惜老赛虎却付了重伤,生下了一个孱弱的小生命以后死去,民兵连长阿才就把小狗抱回家,精心调养成长为现在的小赛虎。如今赛虎离他去了,阿才总觉得它还在生边,在帮他叼鞋子,叼农具,叼二胡。他不时下意识的望一下大门边,那边空落落的,只有一个狗食盆。

  第三天晚上,阿才耐不住寂寞,独自搬了板凳,提了二胡,凄凄凉凉地在院子里拉着。他仰望着夜空,繁心闪烁,觉得那是赛虎神采奕奕的眼睛,他不由得下意识地往脚边看看,咦,不知什么时候,赛虎真的趴在他的跟前!阿才大喜:“赛虎!赛虎回来啦!”那狗听主人一叫,直立起来,嘴朝阿才拱拱,吐出来一样东西。阿才接住一看,是个煮熟的鸡蛋,阿才笑了起来:“赛虎,新娘子回娘家要带回头货,你也带了回头货!”赛虎把尾巴摇摇重新趴下。阿才伸手摸摸它的肚子,啊,瘪瘪的,看上去几天没吃东西了。这畜牲,肚子饿得这样,还带“回头货”。顿时,那蛋就成了“催泪弹”,阿才眼睛里一阵湿润,就把狗食盆端过来,倒下一些剩饭,把鸡蛋捏碎拌进去。赛虎狼吞虎咽地吃的真香。阿才情不自禁地拉起了欢快的二胡曲,赛虎立即伏在他的脚边,仰望着老汉的脸庞。在静静的秋夜里,那二胡曲调格外悠扬,格外动人......

  第二天上午,一辆桑塔纳轿车从村外急驰而来,无声无息的停在阿才家门口。车门一开,走下了王二苟,后面跟着小福,王二苟顾不得和阿才寒暄,匆匆进屋,一眼看见赛虎,吁了一口气,他摘下墨镜,一脸不快的说:“阿才,你这狗怎么搞的,说好送给我的,怎么又回来啦!”说完,就完要去抱赛虎,谁知赛虎露出牙齿要咬,气的王二苟拿过墙边的扁担要打。阿才看不过,小心地说:“王经理,我家小福闯了祸,这狗又恋我这老家,我们想法在两年里还清这笔钱,行吗?”王二苟一怔,嘿嘿一笑:“哎呀!说来说去你还是舍不得这条狗!这经济上的事能拖个一两年吗?来,我俩先小人,后君子,签个合约!”说着从笔记本上扯下一张纸,刷刷刷,写了几条,递给阿才。阿才问:“这上面怎么说?”“诺,我替小幅还去5000元赌债,你把赛虎送给我,各无反悔。”“我......”阿才没想到王二苟还来这一手,一时迟疑不决,小福在一旁央求说:“爸,你横竖看在我的份上,签吧!”阿才看看儿子看看狗,心一横:“好!我签!”说着接过王二苟递过来的笔,抖抖地在纸上画了个“十”字。王二苟收起纸,伸出手腕看看表说:“这下好咯,从此以后,这狗是死是活就归我处理咯!”说着,就让阿才把赛虎哄过来,用蛇皮袋蒙了头,用绳子捆了四条腿,塞进轿车。

  听着赛虎的叫声随着轿车的远去,阿才喊住儿子:“小福,你对爸说实话,这狗他要去干什么?”小福支吾一阵,终于说了实话。原来这王二苟是当年被处决的那个朱真龙的外甥,朱真龙临死前,曾对家人说,等待时局变化,在适当的时候,要替他见坟立碑,光耀门庭。今年正好是朱真龙的忌年,王二狗特地在如今已是开发区的白龙洞附近找了一座陵园,这日开祭朱真龙。王二苟听娘舅家里人说过,当年朱真龙是栽在军犬赛虎手里,便执意要“狗债狗还”,把阿才这条狗要去,为朱真龙守墓。阿才听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阵颤栗,说不清是震惊还是愤怒。他圆睁两眼,朝小福大吼:“你,你为什么不早说!你可知道,王二苟他娘舅当年是阶级敌人!”小福不解得问:“阶级敌人?什么叫阶级敌人?”阿才顾不得和他解释,走出家门,望着王二苟的去向,喃喃的说:“赛虎,我的赛虎,我一定要把你讨回来!”

  (二)

  再说王二苟把赛虎带到家里,从蛇皮袋里一放出来,就用一根铁链把它锁上,拴在后院一根木柱上,王二苟点燃一支烟,一边看着它苦苦挣扎,一边盘算:再过三天就是中秋节,娘舅的陵园就要开祭,到那天就把这狗斩了祭坟,另外找一条看坟狗。王二苟正想着,阿才从门外闯进来:“王经理,我来看看我的赛虎。”这时,赛虎听到了阿才的声音,大声地犬叫起来,阿才急忙走过去,一眼看见赛虎铁链藏身,忍不住走到王经理屋里,央求说:“王经理,你看在我的面上,放了它吧!”说完,老汉忐忑不安地盯着王二苟的脸。王二苟平静的说:“好啊,这狗可以放,不过你索性也把小福带回去。本公司实力雄厚,说话算数的人十个百个也要,不守信用的一个也不要!”“王经理......”阿才还要分辨,王二苟掏出那张合约。阿才看见那张纸,心里就一阵虚:白纸落下了黑字啊,而且儿子的前途,就在他王二苟手里攥着啊,小福二十几岁了,再穷娘穷老子这里得不到什么,还带着残疾,要是从公司里出来......阿才不敢想下去了,他争扎着站起来,嗫嚅地说:“算了,王经理,仍旧照你的......”说完,他端过狗食盆,默默地看着赛虎吃完,带着一种对它的负罪感离开了王二苟的家。

  阿才一进家门,就倒在了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为了筹措这5000元钱,昨天他一夜没有睡好,而村书记那番话,使他心潮难平。昨天,阿才找到了村书记,向他反映了王二苟为朱真龙建坟树碑的事。书记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阿才啊,你年纪大了,思想也过时了,过去我们靠抓阶级斗争巩固政权,现在靠的是经济实力,抓得到钱的就是能人。你想,现在谁还愿意为了一只狗,为了替死人造坟的事花力气,费唇舌呢?”阿才心里迷惘:难道我们过去搞错了?

  第二天上午,阿才头痛发热,起不了床。小福娘找来几片药让他吃下去,老汉一直睡到中午饭后才起床。下午,阿才到医疗站去配药打针,忽见天宝村头小河边一群孩子正在围观河里一条狗,还往狗身上扔砖头瓦片,他一看,惊叫起来:“啊,这不是我的赛虎吗?”急忙借了一根竹竿,把它引到河边,赛虎挣扎着爬上岸来。阿才这才看清它脖子上还拖着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拴在一根横木上。赛虎一上岸,累的趴下了,它毛皮暗淡,筋疲力竭,脖颈上还有几处伤口,已被河水浸得发白,阿才一阵心酸,忙借了工具弄断了铁链,把它抱回家里,老汉一番忙碌过后,才到医疗站配药去了。

  阿才刚走,门外“滴滴”开来一辆摩托车,一停车,小福跨下摩托,走进家门。小福娘看着这崭新的摩托车,就问儿子:“小福,上次5000元才了结,这摩托车是从哪儿来的?”小福得意地说:“这车嘛,是公司里发给我骑的!娘,你不知道,王经理已经不让我干供销了,让我进了财务科!”“真的?”小福娘看小福那得意的样子,心里也喜欢:“人家王经理看得起你,你可要争气啊!”“娘,还是你头脑清爽。我爸他真糊涂。”小福娘说:“也不能怪你爸,那狗确实是他命根子,你看,刚才狗从河里氽了回来,他还在这里摆弄了半天!”听说赛虎回来了,小福埋怨说:“到底是畜牲,一点信用都不讲,人家花了大价钱换它的呀!娘,你来帮忙,让我把它给王经理送回去!”母子俩把赛虎捆好装进袋里,放上摩托车,开走了。

  转眼到了中秋节,在风景优美的白龙山开发区一侧,一座占地几亩的陵园装饰一新,引人注目:中间一座坟茔,四周水泥围墙配着花岗岩雕柱,墓前几株松柏,围着一块大理石石碑,石碑上刻着:“先考朱真龙永垂不朽”九个大字。一群男女正在忙碌,朱真龙的儿子和王二苟指挥者干这干那。下午,朱家又请来十几个道士,道士们峨冠道服,先在坟间游走一圈,指天划地念念有词忙碌一番;继而点烛燃香,朱真龙的儿子端着神主,踏着道士的脚步吟诵挽歌,追到亡灵。一时间,鼓乐齐奏,引得一大群人赶来坎热闹。开祭进入高潮,领头的法师朗声宣布:“血祭——”只见王二苟把扛来的一只麻袋放在石碑前的石桌上,一个道士解开麻袋,是一只狗,那狗正是赛虎。赛虎四条腿被捆绑在一起,无法站立,却露出尖利的牙齿,“狺狺”而吠。这时,法师把宝剑一举,喝声:“斩!”恶狠狠地正要挥剑砍下。这时,人群中一声断喝:“住手!”那法师一呆,阿才一步跨过去,就把赛虎抢了过来。霎时,祭坛上乱了阵,王二苟和朱家家属大叫大闹,气势汹汹直扑阿才,却被赶来的几个老汉拦住。为首的一个人神采奕奕,正气逼人,众人认得是派出所退休所长老张。老张手提一柄重磅铁锤,一声猛喝:“朱真龙是定性的反革命分子,谁敢替他翻案!”话音才落,挥臂一锤砸在大理石石碑上,轰然一声巨响,大理石石碑裂为两半,倒在地上。众人惊骇过后,伴之而来的是朱家亲属的又哭又闹,他们仗着有王二苟撑腰,围住老张他们撒泼撕扯,顿时,陵园里乱作一团。

  三)

  这边阿才把赛虎抢下来,刚用刀割断了绳子,猛然间,一只硕大的看家狗“狺狺”吼叫着,向着阿才猛扑过来。阿才把赛虎往地上一放,捡起一块石头,挥舞着防身。谁知他脚力不健,被地上的石头一绊,一个踉跄倒地。那狗四足生风,又猛扑过来,眼看一场惨祸就要发生。赛虎一声怒吼,蹿了过来,直扑那恶狗,刹时间两狗撕咬,斗得你死我活,阿才爬起来一看,赛虎脚上淌着血,连连被咬,连忙找了一根树枝来助战,可他,毕竟有病在身,这几天又日夜奔波,耗尽了精力,这当儿气急攻心,只觉得天旋地转,头一晕,就栽倒在草地上了。

  老汉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他环顾四周,自己已经睡在家里的床板上,床板旁边的地面上,躺着赛虎。看得出赛虎的伤势很重,已经在大口大口地踹起,活不长了。阿才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它的脊梁,忍不住流下两行泪来。这时,小福娘走过来告诉他,昨天他昏过去后,镇上联防队赶来,当场拘留了几个动手打人的朱家亲属,王二苟怕阿才出现意外,又见大势已去,就把那条后来的看坟狗喝住,把阿才赛虎送回了家。说话间,赛虎忽然争扎着站起来,一条腿耷拉着,用三条腿支撑着走到长台边,艰难地叼住了二胡,又一颠一闪地把二胡递到阿才手上,然后仍旧在阿才床边的地上躺下,喘着粗气。阿才眨巴着湿润的眼睛,调了弦,用颤抖的两手拉起了二胡。说也奇怪,乐曲从二胡上一流出,赛虎的眼睛就一闪亮,呼吸也匀称了。听着听着,赛虎的呼吸越来越平静,最后只剩下一丝游气,慢慢的连游气也停息了。赛虎死了。阿才回头看它,乐曲嘎然而止。他怔怔地望着不再动弹的赛虎,半响才会过神来,左手执二胡,右手抖抖地伸出两根枯瘦的指头,用尽全身力气,往薄薄的蛇皮上狠命一戳,在一戳,然后长长地叹一口气,把二胡放在了赛虎身边。

  第二天上午,天宝村东头阿才家的地理垒起了一座座小小坟墓,墓里埋葬着阿才老汉两样心爱的东西:狗和二胡,晚霞满天的时候,阿才有伫立在墓前,默默地抽烟。这时,小福挪着沉重的脚步走来,站在阿才的身后,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爸——”阿才听得出,这声音,包含了惭愧,歉意,忏悔。老汉回过身来,目光凝重,严肃,语重心长的说:“孩子,别以为现在是金钱社会,有些事情是不能用金钱来代替的。历史毕竟是历史,不是游戏,你应该补上这一课!”小福郑重地点点头:“爸,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赛虎。我在处世方面确是太单纯,把金钱看作万能。今天镇里免去王二苟的职务,让他听候处理,我才明白你的一番......”

  这时晚霞烧红了半边天。阿才身上感到晚风凉意,父子两便一前以后朝家里走去.....

Tags: 赛虎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