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我会陪着你

时间: 2019-05-23 14:02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寒裳

  ❶

  天底下有两种姑娘,一种是只要受一点点的伤,都会毫无保留地写在脸上。

  而另一种姑娘就是无论她怎么受伤,她都会打破牙齿往肚子里咽,而且还长了一张死不承认的脸。

  而我喜欢的那个死八婆,就是这么个死不承认的姑娘。

  天黑了,她明明不敢一个人回家,却总是在我面前吹牛说,她不怕。

  后来有一次,我偷偷送她回家,不小心被她瞥见我的影子。结果她那脚丫子窜得比兔子还快,硬是把我甩了半条街。

  第二天,她紧张兮兮地跟我说:“徐小野,我昨天晚上回家遇到一个大色狼。”

  我连忙问她:“你没事吧。”

  她很是豪气地跟我说:“他能把我怎么着,我跑得比风都要快,一下就把他甩没影了。你看,我是不是很牛逼?”

  我笑了笑:“死八婆,你真是太牛逼了。我徐小野佩服得五体投地,热泪满眶。”

  我想,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不需要什么原因的,喜欢就是喜欢了。

  我喜欢她哭的样子,笑的样子,耍性子的样子,还有生病的样子。

  从2012年开始,她除了每天吃八颗药,其他都和我一样。

  有时候旷课,有时候笑话戴着的假发来给我们上公选课的大学教授,有时候在课堂上背诵一首很长的诗歌。

  在她整整四年的大学时光,除了我和她的家人,再也没有别人知道她是个病人,因为她的乐观已经超出了我和她亲人的想象。

  她就像向日葵般,纵然是风吹雨打,也依然义无反顾的朝着太阳的方向,这让我更加喜欢她。

  ❷

  十月份的天气,就像是在江南里打滚的春天一般。阳光洒在人的脸上,无比的舒服,而这样的天气,不满二十四岁的南浔第一次躺在了病床上。

  我在急救室外等了足足有三个小时,才看见主治医生把她推出来。

  她的身上被扎满了密密麻麻的管子,而前一晚上,我正带着她在婚纱店里试穿婚纱。

  我握着她的手,从没有过的绝望。

  她要是醒不过来怎么办?她要是就这么离开我怎么办?

  第二天,她醒来第一句就是对我说:“徐小野,我们分手好吗?”

  我看着她说:“不好,你要是敢和你其他小子跑了,我一定打断你的狗腿。”

  她苍白的脸上,无力地挤出一个笑脸:“如果你能喜欢一个和我一样得理不饶人的姑娘,我还是非常高兴的,至少我可以放心的离开。”

  我说:“死八婆,你别闹。”

  她边哭边拉着我的衣袖:“徐小野,你这样只会拖累我的。你要想我好好接受治疗,你就要答应和我分手。”

  其实,她说的都是真的,从来不会跟我开玩笑,只是我从来不想把她说的话当真。

  只是这一次,我想随着她的心意走。

  我握着她手,安慰她道:“南浔,你真是个死八婆。”

  在和死八婆分手一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会到医院里偷看她。

  看她蓬头垢面的样子,

  看她笑的样子,

  看她一个人偷偷抹眼泪的样子。

  十月底,南浔身体渐渐有好转的迹象。

  同在那天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南浔的母亲打过来的。她母亲希望我能留下来照顾南浔两天,因为南浔总是会在梦中喊我的名字。

  那天下午,我尽量扯着微笑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南浔说:“等你将来老了,我就去敬老院里给你种一棵会开花的树。然后再数我们脱落的牙齿,看谁掉的多。谁掉的多,谁就围着那棵会开花的树跑上三圈。”

  她一听这话,就没心没肺的笑了:“混蛋,你会老,我又不会老。你只要记得带着你的小姑娘,再带点酒多来看看我就好。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热闹,不喜欢一个人孤单地生活。”

  我听到她说这话,忍不住哭了:“南浔,你千万不要离开我。”

  她笑了笑,向我保证道:“放心吧,我是不会轻易败给命运的。”

  死八婆,我从来都不相信你说的话。

  你以前说,你不怕黑,我不相信。

  你以前说,你不会哭,我不相信。

  你以前说,你不怕孤独,我不相信。

  但你现在说,你不会败给命运,我是相信的。

  ❸

  2015年11月1日,凌晨两点。

  她刚睡醒又被疼醒了,我着急地握住她的手,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开玩笑道:“你待在我这里,我哪里都不舒服。”

  我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轻声道:“那我到走廊上站一会儿。”说着便转身准备离开。

  她连忙叫住我,可怜兮兮道:“我身体实在疼得有些受不了,你可以到楼下买点止疼药给我吗?”

  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安慰她:“你再忍忍,就等我一会会儿。”然后冲出了房门。

  刚下电梯的时候,我才想起她母亲离开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告诉我,床头柜的哪个抽屉里有布洛芬,哪个抽屉里有罗非昔布。

  并且,南浔下午的时候还和我开玩笑说,她的床头柜里的止疼药已经可以堆成山了。

  想起这个,我马不停蹄地转身回病房。

  结果恰好看见南浔迅速起身,偷偷地将安眠药放在了杯子中,然后倒上白开水。不过并没有喝,只是静静地哼着那首叫《一棵会开花的树》的歌,好像在等着我回来。

  她并不想要止疼药,只要想支开我?

  她并不想睡在病床上,是想一个人逃离这里?还是想一个人面对死亡?

  或许她只想让我好好地睡一觉?

  不管是什么,她肯定是想让我先离开病床一会儿。

  我转身下楼,奔走在大街小巷里。终于在一家药房里,买到了止疼药。

  当我推来病房的那一刻,她立马从床上坐起,一把抱住我,抽泣道:“徐小野,你为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是吧?”

  我摸了摸她的头,道:“医院的药房没有开门,我走了远一点的路。怎么样?你还好吧?”说着放开她,一边打开装有止疼药的盒子一边道她:“快点吃止疼药吧。”

  她突然打断我所有的动作:“药先放着,我现在不疼了。”

  说着将杯子放在我的手上,笑着跟我道:“你喝点水,不然我怎么知道,我水里有没有毒?”

  我看着她,假装喝了一口。

  假装睡着。

  原来,这杯水真的是为我准备的。

  南浔,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做。

  放心吧,我会陪着你,到这一生结束。

  ❹

  南浔那个八婆,收拾收拾她的包袱,在凌晨四点落跑了。

  我抬起头,拿起我的围巾,偷偷地跟在她的后面。

  看着她一个人上了北上的火车,

  看着她挨着窗口静静地对着玻璃哈气,然后画一个笑脸,再擦掉。

  她在火车上睡了一天多,等阳光敲打车窗的时候,火车到达了浙江站。

  她匆匆忙忙地下车,去了一座和她同一个名字的城市。

  这座城市,五年前,我带她来过。

  她在一家书店磨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出来。我看着她站在澄澈的阳光下,搓了会儿手,又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晚上七点,她在南京站下车,打的去了江边。

  南浔在江边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才发现我。

  她看见我,并没有觉得惊讶,也没有觉得愧对我,只没心没肺地跟我说:“徐小野,你怕我怎么样?”

  我将我的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没有说话。

  “你是怕我自杀?”她开口了。

  对,我怕你不告而别,怕你就这样离开我。

  我轻轻地把她揽在怀里,说:“死八婆,别闹了,跟我回家吧。”

  她从她的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红递给我,像往常一样,道我:“帮我涂口红吧,这样才有脸回家。”

  我笑着接过那支红色的口红。

  2016年2月14日,我送了南浔一棵桃树的苗子作为情人节礼物。

  晚上五点,我拿着铁锹,水桶,陪着她把这棵树种在了她的窗边。

  她拿着水桶,为这棵新苗浇了它生命中的第一口水。

  浇完之后,她笑着挽着我的胳膊,道我:“徐小野,千万不要忘了我对你说的。”

  我一愣,道她:“你说了什么?”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热闹,不喜欢一个人孤单地生活。你要记得带着你的小姑娘,再带点酒多来看看我。”

  我摸着她的头,骂了她一句:“死八婆,净喜欢瞎扯。”

  十八岁的时候,我不懂爱情。我只知道,我想送她回家。

  二十二岁的时候,我还是不懂爱情。我只知道,我想带她回家。

  二十四岁的时候,我仍然不懂爱情。我只知道,我想她健康就好。

  ❺

  2016年的3月22日,是南浔的生日。

  我像往常一样,为她准备了一束向日葵。

  我对看门的人说,我找南浔。

  看门的人翻了翻册子,跟我说,南区1562号。

  我拿着向日葵,轻轻走到了她的墓前。照片里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笑成了一朵向日葵。

  墓碑的右侧刻着她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1992.3.22~2016.2.22

  我将葡萄酒和向日葵,放在了她的墓前。

  我摸了摸她的照片,笑着跟她说,姑娘没有,酒我倒是带来了。

  南浔是在她生日的一个月前,在我怀里去世的。

  2016年2月18日,南浔的病情开始恶化。纵然使用上每盒2.8万的昂贵进口药物,病情也得不到任何的控制。

  是的,另一个世界正将她从我身边夺走,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2016年2月22日,南浔出现剧烈的疼痛,肺,心,肾出现异常。

  当晚,躺在病床上的她先是看了看窗外的烟花,而后又转过来面向我,笑着跟我:“徐小野,让我睡吧。”

  我抱着她,轻轻地跟她说了最后一句话:“睡吧,别怕。”

  然后她就像一朵山岭上盛开的茶花,静静地在我怀里睡着了。

  烟花开满了整个漆黑的天空,有一盏孔明灯从窗外的璀璨烟火中陡然摔落。

  两天后,我和爱她的亲人以及她的朋友们在殡仪馆里同她作最后的告别。

  她素面朝天,一身红装,在花团锦簇里依然像个睡着的孩子。

  我站在人群里,平静地听完她生前最爱的一首歌。

  ❻

  我离开墓园,并没有觉得太难过。

  或许,另一个世界没有疼痛,她过得很幸福。

  三月桃花,弹指间已是芬芳。一阵暖风吹过,花落成蝶。

  许久不曾谋面的邮政员叩响了我家的门,他递给我一张从一个叫南浔的地方寄过来的明信片。

  明信片上有乌篷戏水,有渔歌唱晚,还有字迹很熟悉的小楷,上面写着:今天的阳光很好。

  我拿着明信片终于忍不住哭了,是啊,今天的阳光真的很好。

Tags: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