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血溅亲情

时间: 2019-05-23 12:03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噩+△鬼

  拜金父亲得偿所愿:

  女儿即将“入住”豪门

  马继涛多年前因与妻子性格不合离异。后来,他所在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倒闭,马继涛下岗后来到北京陪伴上大学的女儿,不久应聘到一家箱包厂担任办公室主任。人到中年漂在北京,马继涛尝透了“北漂”的辛酸,见一些有钱人开名车、住豪宅,既羡慕又愤愤不平。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他希望女儿能过上富人的生活,而婚姻是改变女儿和自己命运的唯一途径。

  可即将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毕业的女儿马昕,却在读书期间找了个来自河北农村、家境贫寒的男友。在马继涛的横加干涉下,马昕忍痛与男友分手了。

  马昕大学毕业了,因为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和人脉资源,她只进入一家翻译中心,做了一名资料员,月薪不到3000元。这让马继涛心理上难以接受,巨大的落差让他郁闷不已。

  这年8月,马继涛的一个同事为马昕介绍了一个名叫章文标的男孩儿。章文标比马昕大4岁,是北京人,父母在朝阳区高碑店经营红木家具多年,资产数千万。得知这些,马继涛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激动,迫不及待地让同事安排见面。

  两天后,马继涛陪着女儿与章文标在一家茶楼见面了。章文标身高1.70米,谈不上帅气,但模样还算端正。马昕还没有表态,马继涛就自作主张应承下这桩亲事。回家的路上,马昕生气地埋怨父亲:“爸,我不想找个有钱男孩儿,我对章文标没有好感,以后不想和他来往了。”

  马继涛的血压顿时上来了,他以为女儿嫌章文标不帅,痛心疾首地开导她:“孩子,找个既帅气家里又有钱的男孩儿,太难了!只能图一头呀!”“爸,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你少掺乎。”听女儿这样说,马继涛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闺女,爸爸没本事,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爸爸希望你能找个条件好的人家,一辈子生活幸福呀!”

  为了不让父亲伤心,马昕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答应与章文标交往。她在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如果章文标是纨绔子弟,自己立即远离他,这样对父亲也有个交代。

  然而,出乎马昕意料的是,章文标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男孩儿,他不仅为人低调,生活俭朴,而且善良平和。随着接触的增多,对章文标的好感在马昕心头叠加。而章文标也被马昕的美丽和温柔所吸引,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

  女儿终于套住了一个有钱男友,不久的将来就会嫁入豪门,她是行走在自己为她设计的生活轨道上啊,马继涛的心情欣慰中又夹杂着骄傲……

  花季女儿拒嫁“鬼丈夫”,贪婪父亲以死相逼

  自从女儿与章文标确立了恋爱关系,马继涛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生活的变化。章文标每次来看他,都开着气派的奥迪A6,给他买高档烟酒和高级营养品,时不时还带他们父女去豪华酒店撮一顿。后来,在父母的支持下,章文标花50万元在通州区给马继涛父女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两居室,装修后交给了他们。马继涛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在北京拥有了房子。

  在北京闯荡多年,马继涛知道现在年轻人的爱情变数很大,为了彻底套牢章文标,他多次暗示女儿与章文标同居。虽然马昕并没有听父亲的,但还是与章文标突破了男女底线。

  见女儿与章文标如胶似漆,马继涛整天乐呵呵的。然而,马继涛还没有来得及从亢奋与得意中清醒过来,揪心的痛楚就纷至沓来:几个月后,章文标身体不适,一检查,竟然患上了肝癌,且已是中晚期。这天晚上,马昕整整哭了一夜,马继涛也一夜未眠,女儿好不容易钓上了个“金龟婿”,现在眼看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怎不令他肝肠寸断?

  自己年纪轻轻就得了绝症,章文标心如死灰,情绪波动很大,眼里写满了绝望。马继涛苦口婆心安慰他:“文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的病会治好的。你要好好活下去,因为你的生命不仅属于你父母,还属于马昕。”在马继涛的要求下,马昕辞去工作,晚上就在医院里陪床,像妻子一样为章文标端水递药,擦洗身子;半夜里,章文标只要一声咳嗽,马昕就翻身起来为他找药……这些让章文标及其父母非常感动。

  然而,尽管医院为章文标提供了最好的药物和护理,章文标的病情还是一天天恶化。看着瘦得不成人样的男友,马昕几次哭昏过去。而马继涛比女儿的心情更为痛楚复杂,他知道属于章文标的时光不会太多,如果他真的走了,自己和女儿又会回归到从前拮据的生活状态。

  那天晚上,马昕用毛巾小心翼翼地为章文标擦拭身体,章文标抓住她的手,泪流满面:“小昕,对不起,我可能不能陪你太久了……”两人哭作一团。这一幕,被马继涛尽收眼底,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从他脑海里蹦出……

  第二天,马继涛认真地对马昕说:“孩子,你与文标相爱一场,不举行婚礼,对他对你都是一种遗憾。趁他现在还撑得住,你们办一场婚礼吧!”马昕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父亲:“爸,文标都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和他结婚,这不是害我吗?我这样照顾他已是问心无愧了。”

  见女儿不同意,马继涛这才说出心里话:“孩子,爸爸一天天老去,你的工作也不稳定,如果文标好好活着,他会是我们的靠山,要是他走了,你们没有一纸婚约,我们什么都得不到。”原来如此!马昕咆哮道:“爸,讲得难听一点,文标不久就要变成鬼了,你让我嫁个‘鬼丈夫’,你太自私了!”父女俩吵了起来。

  此后,为了逼女儿就范,马继涛三天两头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然后坐在窗前整夜整夜不睡觉,像个疯子一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甚至寻死觅活。马昕既要照顾男友,又要承受父亲的心灵折磨,精神几近崩溃。她的心一片悲苦:看来自己不答应父亲的要求,不知父亲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要是父亲有个三长两短,男友又离自己而去,她该怎么办呀!

  经过痛苦的心理斗争,马昕答应了父亲的要求。当马继涛将准备让女儿与章文标举行婚礼的事告诉章家时,章文标和父母都不同意。章文标含泪对马昕说:“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不能害你。”马继涛动情地告诉章家父母:“孩子们相爱一场,不能让文标带着遗憾离去呀!”章家父母就这一个儿子,他们也想让儿子有个完整的人生,因此他们虽敏感地意识到马继涛在这个时候提出让两个孩子举行婚礼,也许隐藏着私欲,但感念马昕对章文标的一片痴情,他们还是答应了。

  在马继涛和章家父母的操办下,马昕和章文标在病房里举行了婚礼。新郎病入膏肓即将离去,新娘却勇敢地与他结婚,这场凄美的婚礼感动了医护人员和病友,大伙流着泪为马昕和章文标祝福。马昕面带微笑,眼泪却往肚里吞。而马继涛虽然心里有几分难受,但更多的是踏实和庆幸……

  无度挥霍“血泪补偿”,女儿怒砍父亲血溅亲情

  婚后不到一个月,章文标就带着对尘世的无限留恋与眷念,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章文标遗体火化那天,在马继涛的安排下,马昕披麻戴孝,抱着章文标的骨灰盒哭得死去活来。这一幕,深深震撼了章家父母,在儿子最后的生命时光里,能与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孩儿相守,儿子在九泉之下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料理完章文标的后事,马昕没有提分割财产的事,章家父母主动提出给马昕300万元,作为对她的补偿。章家父母如此善待自己,马昕感激涕零。

  有了这300万元,马继涛觉得自己和女儿后半辈子有了依靠。他要求这笔钱由他掌握,马昕一向孝顺,没怎么考虑就将这笔巨款交给了父亲。有了这笔钱,马继涛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个富人,贪图享受的欲望疯狂膨胀。在他看来,与妻子离婚后,他独自将女儿抚养大,又培养女儿上大学,现在是享清福的时候了。马继涛擅自做主,花20多万元买了一辆帕萨特轿车。马昕颇有意见:“爸,你一个月才挣3000多元钱,买这么好的车,太奢侈了吧。”马继涛大言不惭地说:“爸几十岁的人了,还挤公交车上班,又苦又累。再说爸爸每天开车上班,你这个做女儿的脸上也有光彩呀!”见父亲这么说,马昕没有再争辩。

  渐渐走出亡夫之痛后,马昕应聘到一家网站,做了一名英文编辑。她生活依然像从前一样节俭,而马继涛却彻底蜕变。他每天把头发梳得溜光,穿着几千元一套的西装,夹着考究的公文包,开车出去与朋友们喝茶、打牌。由于旷工太多,领导批评了他几句,他一拍桌子:“老子现在是有钱人,这份破工作我不干了!”就这样,他主动炒了老板的鱿鱼。

  失去了约束,马继涛更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在贪图享受的旋涡里越陷越深。一天,马继涛在茶馆打牌时,认识了一个名叫秦建虹的东北女人。秦建虹35岁,离异,身材高挑,颇有几分成熟女人的韵致。两人很快打得火热,经常出入高档场所,去外地旅游,花钱如流水。半年不到,马继涛就挥霍了50多万元。屡劝父亲不听的马昕不禁悲从中来,哭着对他说:“爸,这钱是我用青春和一生的幸福换来的,是我的血泪补偿。我现在是二婚女人,找对象都不好找。你这样无度挥霍,心能安吗?”女儿的话,字字句句像针一样扎在马继涛的心上,他恼羞成怒,用力扇了马昕一巴掌……

  第二天早晨,马昕一觉醒来,发现枕头底下的存折不翼而飞。再看父亲,他的房间里空空如也,换洗衣服也不见了。马昕心急火燎地来到秦建虹的住处,父亲果然在那里。马昕愤怒地要求父亲将存折还给她,马继涛不同意,父女俩又吵了起来。这一吵,将那200多万元彻底暴露在秦建虹的眼前。

  马昕走后,马继涛伤心地流下了眼泪。秦建虹装模作样地安慰他一番后,对他说:“平心而论,这笔钱确实是马昕用青春换来的,咱们没有资格享受。现在股市正在回暖,何不用这笔钱炒股?挣了钱再将本金还给马昕,这样咱们下半辈子生活也有保障了。”

  一番话,说到了马继涛的心坎里。200万元花一分少一分,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考虑如何让手里的钱去生钱。就这样,马继涛将剩下的250万元全部取出,以自己的名义开户,和秦建虹一起炒股。3个月后,股市迎来反弹,250万元变成了280万元,马继涛沉浸在亢奋中。这天,秦建虹告诉马继涛,说自己母亲病了,要回家照顾几天。马继涛没有多想,叮嘱她快去快回。次日上午,马继涛习惯性地上网看股票,发现自己股票账户被清空了,股票账户和密码只有他和秦建虹知道,他赶紧拨打秦建虹的手机,语音提示已是空号。马继涛头皮发麻,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顿时昏厥在地……

  晚上,马继涛高一脚低一脚地回到家。得知250多万元全部被秦建虹骗光了,马昕的精神彻底崩溃,她抓住父亲的衣领咆哮道:“天下没有你这样的禽兽父亲,你不仅毁了你自己,还毁了我!”马继涛目光呆滞地看着女儿:“当初要不是爸爸有心安排你与章文标结婚,你能得到这笔钱吗?孩子,你还年轻,以后爸爸再托人给你找个富人。到那时,我们不又有钱了吗?”

  这样丧尽天良的话,竟然出自亲生父亲之口!马昕彻底失去了理智,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冲过去,朝父亲后背连刺5刀。猝不及防的马继涛倒在血泊中……

  几分钟后,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的马昕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急救车很快赶来,将马继涛送进医院。随后,马昕向警方自首。经过医生的紧急抢救,马继涛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造成了三级伤残。独生女儿难逃法律制裁,自己又被骗得精光,50多岁的马继涛不知道自己的下半辈子该怎么过……

Tags: 亲情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