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新科状元林一文

时间: 2019-05-23 08:46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笑冕

  大明正德年间,江苏沛县有个姓林的知县,为官清正廉明,很受百姓爱戴。林知县有个儿子,叫林一文,年纪轻轻,却学富五车,文名远播。

  林一文20岁这年,正赶上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林一文收拾行装,拜别父母,赶往京城应考去了。

  林一文谨记父亲教诲,誓要金榜题名,将来当官为民造福,因此一路上还不忘边走边温习功课。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林一文这才想起应该找个地方投宿一夜,明天继续赶路。可举目四望,只见四野空旷,暮色苍茫,不见人家。于是他只得继续往前赶,走了一会儿,看到一块界碑,上刻“沛县”三字,想来已到了沛县边境。

  这时,林一文看见不远丛林中隐约露出一角屋檐,急忙走过去。却是一座古祠,并无人烟。他点燃一根木柴,推开破旧的门走了进去,里面虽布满蛛网灰尘,却有床有桌,桌上竟还有文房四宝,不禁喜从中来,放下行装,把书案上的物品整理干净,拿出干粮填饱了肚子,便坐在桌前读书。

  半夜时分,林一文觉得眼皮沉重,不禁打起瞌睡来,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道:“公子,公子......”林一文一惊,睁眼一看。却见祠堂内静悄悄的,并无人影,便接着瞌睡,谁知刚睡着,又听到那叫声:“公子,公子......”

  林一文心下狐疑,站起身仔细察看祠堂,还是没见到人影。正寻思着这祠堂里会不会有什么狐仙鬼怪,突然,一阵风从破窗吹进来,把角落里几卷陈旧的书画吹到林一文脚边。林一文弯腰拾起那几卷书画?坐在书案前,正要摊开细看,手中的画卷却突然传来话音:“公子,你此番可是上京赶考?”林一文吃了一惊,连忙扔掉手中画卷,问道:“你......你是何方妖怪......”

  地上的画卷又传来话语:“公子莫怕,我并非妖人鬼怪,乃是30多年前,被恶人施了妖术,困于这幅朱砂画中的房子里,因公子是有缘之人,故斗胆求公子相救。”林一文这才定下神来,起身把画拾起。摊开一看,果然上面用朱砂画有一房子,却无门无窗。正待发问,那声音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说道:“那恶人着实狠毒,除非用他的鲜血在房子上画一扇门,否则我便永世不能出来。”

  “何人如此可恶?”林一文顿觉气愤难平。那声音说:“此人现在在京中为官,而且位高权重,要和他斗,除非公子能金榜题名。”林一文又问:“此事究竟因何而起呢?”那声音仿佛有些吃力,变得十分微弱:“公子,我穿透朱砂屋的墙壁与你说话,实在吃力,已经元气大伤,书案下有一张状纸,你看过便知......”然后便没有了声息。

  林一文在书案下找了找,果然找出一些书画,那些书画,所画之物栩栩如生,所写之字苍劲有力,看得出主人技艺不凡。但翻了半天,却并没有看到什么状纸。林一文拿起那幅朱砂画,欲问那被困在房子里的人,却不管他怎么问,那人都没有任何反应。突然,林一文发现在那些书画当中,有一张白纸,拿起来放在烛光下一看,顿时皱起眉头来,然后把白纸和朱砂画一起卷起。装进包袱里。夜里,林一文梦到一个白衣公子,白衣公子手执一笔,对他道:“公子,此笔送你,日后必有用途。“林一文醒来,怀中竟当真有一支狼毫笔。

  一月后,林一文赶到京城,参加过殿试之后,便在住处安心等待放榜。一日,外面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原来是放榜报喜之人,而新科状元正是林一文......

  林一文身穿状元袍,进宫觐见皇上。进宫的时候,他还不忘把那幅朱砂画及白纸带上。在大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皇上对林一文大加赞赏,并特许林一文提一个要求。林一文跪拜在堂下,拿出那张白纸,说:“臣要状告当朝宰相吴安耀!”

  此言一出,不仅文武百官为之哗然,连皇上也微微一怔,问道:“林一文,你状告当朝宰相,可有真凭实据?”林一文说:“此乃30多年前,受害之人留下的状纸。”然后将在古祠中遇到的事情说了一番。皇上大觉诧异,叫人把状纸呈上来,一看是张白纸,不禁大怒,“大胆林一文!胆敢戏弄朕,这分明是张白纸,哪有什么状词?”林一文不慌不忙地说:“皇上。请把状纸放在火上再看。此乃是受害之人为防恶徒把状纸毁掉,故用羊奶写成,羊奶干后,只有放在火上,才能看到字迹。”

  皇上命人端来一支蜡烛,将状纸放在烛光下一看,果然把上面的字看得清清楚楚。原来,30多年前,吴安耀与同窗好友郭青朋一起在古祠内苦读诗书,准备考取功名。吴安耀回家探望患病的父亲,郭青朋一个人在祠内无聊,在地上捡到一支狼毫笔,一时兴起,便画了一幅美人图,那画中美人真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郭青朋也不禁为之着迷,将画置于书案之上,整日观摩。郭青朋用刀削梨吃,不小心割破手指,那血刚好滴在画上美人的身上。正在惋惜毁掉一幅好画之际,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血被画完全吸了进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接着,画上美人的眼睛眨了一下,竟活生生地从画上走了下来!郭青朋好不吃惊,却听得那美人说:“郭公子,你可知'画龙百睛'的典故?叶公画龙,点上眼睛。龙便活了;郭公子画了小女子,又以鲜血养之,小女子也活了。”郭青朋大喜,遂为那美人取名“春画”,与之双宿双栖。春画也是精通琴棋书画,熟读诗书,郭青朋在她的帮助之下,学业进步得非常快。半个月后,吴安耀回到古祠,得知此事,见到春画倾国倾城的美貌,已经垂涎不已。再加上怕郭青朋的学业超过自己,便心生歹念,将郭青朋杀死。埋在古祠后面。

  皇上看完状纸,大怒道:“大胆林一文,竟敢在朝堂之上妖言惑众!画上之人,如何能活?”林一文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万岁,欲知真假,用此画试过便见分晓。”说完,将朱砂画拿了出来,摊开,说:“吴安耀害死郭青朋之后,逼春画委身于他,春画不从,欲到衙门喊冤告状,却被吴安耀抓了回来。春画知道难逃魔掌,用羊奶写下状纸,希望以后有人看到状纸能替她和郭青朋平冤。吴安耀不知从哪里学来妖术,用朱砂下咒,画上一座无门无窗的房子,将春画困于屋内。”

  宰相吴安耀走上前,指者林一文说:“真是一派胡言,无凭无据,胆敢污蔑本相!”又向皇上跪拜道:“万岁,林一文完全是妖言惑众,请务必将其治罪!”林一文说:“是不是妖言惑众,一会儿便可见分晓!吴宰相,你敢不敢与我鲜血两滴?”吴安耀愣了愣,脸上变了颜色。“你要本相鲜血何用?”

  林一文对皇上说道:“万岁,吴安耀所下朱砂咒,必须用他自己的鲜血,在画上的屋子上画上一扇门,方可把被困之人放出来。”皇上想了想,说:“吴丞相,你与他鲜血两滴亦可,权当试一试,如果林一文确是在胡说八道,朕定当严惩不贷!”吴安耀却拂袖说道:“如果本相不答应呢?”皇上龙颜大怒,说:“吴丞相,你敢违抗皇命?”

  不料,皇上话音刚落,突然抱住了头,敢情是头痛的毛病又犯了,大殿上下一片慌乱,吴安耀却哈哈大笑起来:“我是违抗皇命又如何?老实告诉你,你的头痛病,也是我下的咒!我就是要控制住你,控制住你的江山!”

  皇上指着吴安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安耀笑着笑着,身体渐渐出现了变化,竟然变成一条巨大的蜈蚣!原来,真正的吴安耀早就在30多年前被蜈蚣精吸去精魂,而蜈蚣精又将自己附在吴安耀的肉体上,在人间作恶,害死郭青朋,困住春画之后,又进京考取功名,成为宰相。

  蜈蚣精狞笑着,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向皇上抓去,百官及皇上身边的宫娥太监和侍卫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哪里想到要救驾?林一文见此情形,来不及多想,急忙一跃而起,挡在皇上面前。因他身穿火红的状元袍,蜈蚣精也要惧他三分,遂后退了几步。林一文脱下状元袍,一边朝蜈蚣精挥舞,一边朝文武百官叫道:“快,快去抱一只公鸡来!”

  蜈蚣精一听“公鸡”,顿时慌乱起来,想要夺路而逃。林一文哪肯放他走。急忙拦住,但他一文弱书生,即使有状元袍做护身符。又如何斗得过蜈蚣精?眼见他体力渐渐不支,突然传来一阵“喔喔喔”的鸡叫声,蜈蚣精听到鸡叫声。一头栽倒在地上,又恢复了吴安耀的体形。接着,只见一条大约一尺长的大蜈蚣从吴安耀的体内爬出,慌慌张张朝墙角爬去。一只大公鸡跳过来。正要去啄食蜈蚣,林一文急忙大叫一声:“不可!”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公鸡赶走,用状元袍盖住了大蜈蚣。

  林一文命人拿来铁钳。将大蜈蚣钳起来,拿到殿上,用刀割开其皮肉,以毛笔醮其血,在皇上额上点了一下,顿时,刚才还头痛欲裂的皇上,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起来,见林一文已将蜈蚣精擒获,便下令侍卫将那蜈蚣拿去火焚。

  林一文又醮了一点蜈蚣血,才将大蜈蚣交给侍卫处置。他把那幅困着春画的朱砂画摊开在地上,用醮着蜈蚣血的狼毫笔在屋子的墙上画了一扇门。

  皇上和堂上文武百官都伸长了脖子看那画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过了片刻,只闻得一阵清香,堂上竟是多了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此女的美貌真是天下无双,后宫三千粉黛与之相比,皆黯然失色。

  林一文笑道:“想必姑娘就是春画小姐了?”那女子微微一笑,向林一文鞠了个躬,说:“正是,多谢公子大恩!”林一文说:“蜈蚣精已被除掉,春画小姐自由了。”春画点了点头,看着躺在殿外的吴安耀的尸体,凄然说道:“我只道是吴安耀如此狠心害死同窗好友郭公子,却不料原来他也早就遭蜈蚣精毒手,是我错怪他了。”

  因为除妖护驾有功,皇上决定重用林一文,当即封他为宰相,官居一品。春画则被安排在皇宫别苑内暂住。皇上见过天生丽质的春画之后,整日念念不忘,心荡神驰。一天,皇上派亲信告诉春画,说欲封其为爱妃。春画一怔,便婉言谢绝,言自己已经是郭青朋的妻子,虽未曾明媒正娶,却有夫妻之实。

  皇上闻言不悦,顾及颜面,不敢从硬,便叫林一文去劝春画,以为林一文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应该会服从。哪知春画见到林一文来访,便已猜出他的来意,不等他开口,便说:“皇上如果再苦苦相逼,我只好以死明志了!”林一文急忙说:“千万不可!容我慢慢想办法助你离开皇宫。”春画轻道:“公子,如你真心助我,请你在那支狼毫笔上滴一滴血......”

  林一文听完,方知在古祠托梦送笔之人,便是郭青朋。而那支狼毫笔则是古祠先人的遗物,此笔需忠心赤胆之人鲜血,才能施展法力。

  于是,林一文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狼毫笔上。然后,依春画之意。提笔在墙上画了一道门......

  第二天,春画在皇宫中莫名消失了。林一文情知皇上会责怪自己,不久后主动提出辞官还乡。后来,在草长莺飞的江苏,常见一对男女,泛舟湖中。

Tags: 状元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