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螺蛳米粉宴

时间: 2019-02-02 15:50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唐宪宗元和十年,柳宗元被贬官来到柳州任刺史。这柳“市长”到任之后,大力兴利除弊,重修孔庙,兴办学堂书院,破除巫神迷信,开凿饮用水井,释放抵债奴婢,种柑栽柳造林……柳州百姓对他交口称赞。

  这一日,柳宗元一身布衣装束,不带跟班随从,步出州府衙门。他听闻东门附近有一家颇具特色的柳老三螺蛳米粉店,每天顾客盈门,供不应求,便微服私访,一为体察民情,二为一饱口福。

  离东门百十步远的一家店铺门前,高扬着“柳老三螺蛳米粉”的布幌招牌。可是,店门紧闭,并无食客。柳宗元近前一看,门板上贴的《停业告示》让他甚是扫兴。就在这时,店门“吱呀”打开,走出一位须发斑白的老人。

  柳宗元施礼问道:“老人家,不是说这家米粉店生意火爆吗?我此番慕名而来,却吃了闭门羹。敢问一声,怎么就停业了呢?”

  这老人正是店主柳老三。他叹口气说:“我这小本生意,只为养家糊口。虽说能赚些钱,可那是水中月、镜中花,看得到,得不到。入不敷出,难以为继,只好从今日起停业了……”柳宗元好生奇怪,忙问:“此话怎讲?”“一言难尽!”柳老三又是一声长叹,说:“听客官口音,大约是山西人氏。既是远道慕名而来,请到敝店小坐一时。好在昨日尚余些许食材佐料,小老儿就当你是最后一位顾客也罢。”

  进到店里,柳宗元四顾打量,只见店铺不大,摆着4张八仙桌,客位不多,却清雅干净。柳老三亲自掌勺,不一会就给柳宗元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螺蛳米粉。这碗米粉,汤面上浮着通红的辣椒油花,用螺蛳和猪骨头熬制的高汤,散发着特殊的香气,和着一股酸笋味在店中弥漫,撒在白嫰粉条上的油炸花生米、油爆腐竹丝、叉烧肉片、酸笋、葱花、香菜……色香味俱佳,令人食欲大振!柳宗元大快朵颐,吃得额上汗水津津,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柳老三与柳宗元一番交谈,越谈越显近乎,便把心头的苦水一股脑儿倒了出来。不过,柳宗元并没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谎说是来柳州采购八角茴香的商人。

  原来,柳老三一家9口人,靠祖传厨艺,经营着这个独具地方特色的螺蛳米粉店。两个儿子负责到柳江河湾拾螺蛳,到附近山沟的竹林采甜笋;老伴和儿媳负责蒸制米粉,腌制酸笋;柳老三负责用祖传秘方熬制高汤、配制佐料……一家人起早贪黑劳碌奔波,生意倒也兴隆。可是,那些地方官员、衙门捕头、牢头、衙役和地保,以及街上的泼皮混混,三天两头都来光顾,吃了螺蛳米粉,一个个都赊欠记账,全都成了“老赖”,任你苦苦追讨,就是讨不回来。这些人,旧债不还,依旧隔三差五来吃白食。柳老三哪敢得罪他们啊!眼看无法经营下去,只好歇业。

  柳宗元问:“为何不去报官?”

  “报官?”柳老三苦着脸说,“如今,官官相护,官绅相济,告也白搭!光是州府里那些人,就欠了我近50两银子呢!你想啊,到老虎那里告狼的状,会有什么好结果啊!”

  柳宗元拍案而起,说:“不是说这里来了个也姓柳的新刺史吗?我就不信他不管这事!老哥,我这就代你写一纸诉讼,你可前往州府衙门击鼓告状。”

  好在店里有现成的笔墨纸张,柳宗元挥笔疾书,不一会就将诉讼写好了。随后,他掏了把散碎银子付钱。柳老三哪肯收下?左推右推,终是推脱不掉。他朝柳宗元一连三作揖,湿润着眼睛喃喃说道:“好人,好人哪……”

  柳宗元走后,柳老三拿著状纸,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早些时,他曾听坊间议论,说新来的柳刺史因为跟一些人向朝庭提出要改革朝政,兴利除弊,惹得皇上大动肝火。这些人被罢官的罢官,谪贬的谪贬,柳宗元也被贬到这“南蛮”之地来了。虽说他到了柳州,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可毕竟是初来乍到,根基未稳,只怕是强龙难斗地头蛇呢!不过,柳老三脑子转了几转,似有电光石火闪亮:这位素不相识的柳刺史,说不定300年前和我柳老三是一家子呢!……他顿时有了主意,暂且不忙告状,先来个丢块石头试水深——试探一下。

  当下,柳老三让两个儿子去把在街坊上有些头面的张快嘴、李长舌请到店里来,他将剩下的食材又做了两碗螺蛳米粉,还炒了几个小菜,捧出一坛子糯米酒。柳老三举起酒碗,先干为敬,说:“今天,我特请二位助一臂之力……”他如此这般说了一通,李长舌、张快嘴捞衣绾袖,答应帮忙。

  不几天,柳州城里风传:新来的柳刺史是柳老三的堂兄弟,凡在柳老三螺蛳米粉店赊账欠债不还的,到时候准没有好果子吃!这话放出不久,果然立收成效,不少人陆续偿还了欠款。只是,仍不见州府衙门的捕头、师爷、牢头、司库这伙“欠债大户”的动静。柳老三知道,这几个“大户”是州府中的实权人物,一个个牛着呢!不过,能追回一半债务,他还是笑歪了嘴。

  就在柳老三乐得要给财神爷烧香磕头的时候,张快嘴和李长舌一前一后赶来了。他俩告诉柳老三,那几个“牛人”像是查过柳老三族谱似的,要拿他柳老三“开刀”呢!有道是:兔子被逼急了也蹬腿。柳老三先是一惊,而后上了火气,操起砧板上的菜刀猛力一剁,吼道:“奶奶的,这不是要把人逼上死路吗?拿老子开膛破肚?——我等着!”

  话刚落音,店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州府衙门的师爷和捕头。师爷摇头晃脑地说:“你等谁啊?就等着坐牢去吧!——死田螺充活田螺,以瘟猪肉制作叉烧,坑蒙顾客……”柳老三大叫冤屈,说他一贯正道经营,绝无此事。捕头冷笑道:“别忙把门封死。我们今天先给你吹吹风,一旦查实,罚你个倾家荡产!再有,冒充官亲,该当何罪?你自个掂量去吧!”接着,又冷冷地扫了张快嘴和李长舌一眼,吓唬道:“别以为你俩能口吐莲花,当心帮别人散布谣言,蛊惑百姓,遭受株连!”

  这不是使下马威吗?3个人面面相觑,刚才还气壮如牛的柳老三,被师爷和捕头击中了软肋,就有点发怵了:自古来,民与官斗,胳膊哪拧得过大腿啊?他定了定神,坦然承认:“不错,那话是我教他俩散布的,我只想用这法子讨回欠债。若要蹲监坐牢,我认!”

  “你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师爷丢下一句话,和捕头扬长而去。

  师爷和捕头前脚刚走,又来了一位白发老叟,自我介绍说,他是柳刺史的老管家,奉柳大人之命,3天后的午时三刻,要在这店里设螺蛳米粉宴席,宴请州府同道和地方绅士名流。

  柳老三心想,午时三刻,不就是官府处决罪犯的时辰吗?看来,柳刺史分明是兴师问罪来了!他推托已经停业,没有食材,做不了螺蛳米粉。老管家说:“务必请给面子,立马采购!”并掏出一锭银子,作为定金。柳老三略一思忖,心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好答应了。

  待老管家离去之后,李长舌和张快嘴被吓得发白的脸色许久没还原过来。柳老三说:“***的成了缩头乌龟,我柳老三豁出来了!是朋友的就请再帮个忙,到时看好戏就是,大不了鱼死网破!”他画了个草图,让他二人去请工匠赶制一口特殊的火锅,然后,分派儿子、老伴、儿媳赶紧备料……

  3天后的下午,店里的八仙桌上摆好了碗筷,正当中摆着一火锅煮好的螺蛳米粉。刚过午时三刻,师爷、捕头、牢头等一帮人众,簇拥着柳刺史进了店里,同来的还有地方上的一些头面人物。柳老三一看,这柳刺史竟然是那天接待过的山西客官!他握着柳老三的手说:“好你个堂哥哥啊,我们又见面了!”柳老三不动声色,打量着柳宗元。张快嘴和李长舌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他俩刚才瞧见,柳老三腰间掖了把剔骨刀……

  柳宗元示意一行人就座,忽然发现桌上的火锅造型可不一般,与其说像一锭金元宝,不如说更像是一艘船。他朝柳老三笑道:“堂哥哥啊,你这船型火锅,图的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好彩头吧!”柳老三随声冲道:“兴隆茂盛个屁!我这艘船都快沉了!”柳宗元还是一副笑模笑样,斟了两碗酒,给柳老三递上一碗,跟他“叮”的一碰,仰脖一饮而尽。柳老三也铆着劲,一口气喝了个一干二净。反正今天这“鸿门宴”他是要闹定了!

  柳宗元左一声堂哥哥,右一声堂哥哥,跟柳老三连干了3碗酒,让师爷、捕头他们犯了狐疑。他们查过,柳宗元祖籍山西,柳老三是广西柳州土著,根本不是什么堂兄弟呀!这时,柳宗元吃了一口螺蛳米粉,突然伸长舌头“哇哇”大叫:“哎呀呀,麻死人了!辣死人了!我说堂哥哥啊,你今天的螺蛳米粉不同寻常啊!”

  这一锅螺蛳米粉,柳老三故意超大量放了指天椒、海椒、胡椒、生姜,他要整整这伙人:老子偏要麻你个够,辣你个够,呛你个够!柳宗元这么一惊一乍,可把张快嘴和李长舌差点吓爆了胆,也把师爷、捕头一伙人唬得差点掉了魂。师爷朝柳老三喝道:“你简直无法无天,想找死啊!”柳老三朗声大笑:“你们才是和尚戴帽——无法无天呢!”说着从怀里掏出账本,拍在柳宗元桌前,数落这伙人当中的“老賴”,谁谁欠下了多少螺蛳米粉钱。他做好了准备,要是师爷、捕头他们还欺人太甚,他就掀翻火锅,要他们当场“翻船”!

  店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柳宗元看过账本,扫视了师爷一伙,正色道:“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让你们听听店主的呼声,听听老百姓的心声。其实,柳老板特制的船形火锅,还有更深的寓意: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他在给我这个新任刺史,也给大家敲警钟呢!本官于午时三刻设下螺蛳米粉宴,就是要警示大家: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鱼肉百姓,国法难容!在座诸位,本官今日严令:凡赊欠尚未交钱的,限3天之内,全部偿还。今后若有向黎民百姓白吃白拿、敲诈勒索者,严惩不贷!”

  话声刚落,就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掌声,那是张快嘴和李长舌领头拍的。师爷、捕头一帮“老赖”们诺诺应承,一定交清赊欠的银钱。

  被柳宗元看透了船型火锅的用意,柳老三不知是因为酒力还是因为激动,涨红了脸。他悄悄地扯了扯衣尾,生怕遮不住别在腰间的剔骨刀。柳宗元眼尖,把他的小动作全看在眼里,笑道:“哈,堂哥哥,你在搔痒痒呀?”柳老三“扑通”跪下,结结巴巴地说:“柳大人,小人我……多有冒犯……不该冒充你的堂哥……”柳宗元将他扶起,说道:“我理解你的苦心,为讨回欠账,你只好狐假虎威,不过,倒也威震柳州呀!”这番话,说得柳老三心里发热,脸上又怪难为情的,也让在座的那些“老赖”们汗颜。

  柳宗元为何设下“螺蛳米粉宴”?原来,一连好几天,不见柳老三来衙门告状,狂想他定是心有顾虑,就把这“鸿门宴”摆到这里来了。不过,这并非是针对柳老三的,而是针对州府里的一些官吏。

  如今,柳宗元见师爷、捕头一伙人不是呆若木鸡,就是如坐针毡,便话中有话地说:“大家往日不是特喜欢这里的螺蛳米粉么,怎么就客气起来了呢?放心,今天由我做东,决不赊欠,你们就敞开肚子吃吧!”柳老三赶忙说:“算是我招待大家吧,只是,料下得太重,太麻、太辣、太呛,对不住柳大人您了……”柳宗元捻须哈哈大笑:“堂哥哥啊,你还是叫我堂兄弟吧!”

Tags: 螺蛳 米粉宴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