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为你摘下满天星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星星命案
    下了班,梁文泽没有开车回家,而是独自去了酒吧。零点酒吧新来的调酒师手艺非同一般,调出的薄荷鸡尾酒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梁文泽很是喜欢。今天是周末,他想好好放松一下。
    调酒师来回晃动着调酒瓶,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偶尔开口说话,声音也是低低的。不知怎么,梁文泽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正抿着酒,手机响了。一看号,是值班室。"刚刚接到报案,城西石岗大街一名男子被杀……"
    将一张钞票压到杯子下,梁文泽飞快地出门。半小时后,他已经来到案发现场。梁文泽是南都市刑警大队的副队长,队长外出培训,刑事案件现在由他直接负责。现场出乎意料的干净。死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趴在地上,后背插着一柄匕首。梁文泽蹲下身,仔细查看。无疑,死者是遭到了偷袭,一刀致命。那柄匕首很普通,没有任何标志,任何刀具市场都能买到。
    梁文泽戴上手套,仔细查看伤口。他正要抽出匕首,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通常匕首插下去,两三秒后,鲜血才会顺着刀口渗出。可现在死者的衣服上,却有飞溅出的血迹,就像是插了一刀又一刀。但是,伤口却只有一处。梁文泽用手轻轻扒开伤口,见刀口并不规整,而是呈现出了一个角度错位,就像是刀在伤口处拧了一下。这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怕死者不能毙命,所以才用刀尖在伤口处搅动。可这种搅动,不会引起血的喷射。那么,只可能是另一种情形,在同一个部位,凶手刺了两三刀!刺中心脏后,又抽出刀子,沿着原来的伤口又刺了进去。带出的血迹,形成了喷射状。奇怪,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泄恨,愤怒之中刺多少刀都不奇怪,但不应该刻意沿着以前的伤口刺进去。
    报案人是死者的邻居。他说,下班回家,发现死者家的门开着一条缝儿。还以为忘了锁,便去敲门提醒。谁知道,敲了半天没人回应。他觉得奇怪,就边喊边进了屋。一看,屋主人已经死了。
    梁文泽手里拿着笔,再询问死者的具体情况,邻居只是支吾着说,虽然做邻居两年,却只知道他姓高。偶尔,会见他带女人回来。其他便一无所知。
    "不同的女人?"梁文泽问。
    邻居点点头。
    梁文泽沉思不语,莫非,死者滥交,是情杀?地上一大片血,已经凝固。凶案,至少应该发生在两三个小时之前。凶手,应该是死者的熟人,或者是他不会戒备的人。客厅桌上,放着一杯咖啡,好像没有动过,应该是为客人准备的。
    翻翻死者的口袋,梁文泽掏出他的手机。手机是智能款,里面记录着死者的两条基本信息。姓名:高春海。联系电话:8876789.梁文泽拨通了这个号码,半晌才有人接听。
    "请问,这是哪儿的电话?"梁文泽问。
    "胜利服装厂的值班室电话。"对方答:"你找谁?"
    "高春海,你认识吗?"
    "高春海?那是我们厂长!"
    梁文泽点点头。再看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下午1点35分,他曾打电话给"老婆".这是手机中的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按照号码拨过去,很快一个女人接听了电话。梁文泽问高春海是她什么人?她犹豫一下,说以前是未婚夫。最近,他们分手了。梁文泽委婉地说,高春海有事,请她马上过来一趟。女人问他出了什么事?梁文泽缓缓地说:"他死了。请你来确认一下,看是不是高春海。"
    女人仿佛不相信梁文泽的话,先是沉默,接着便冷静地说,她马上过去。
    合上手机,梁文泽翻找高春海的东西,想看看是否有破案线索。这是三室两厅的房子,装修得很豪华,看上去他应该是个有钱人。进到卧室,一切都井井有条。床边抽屉,放着几张黄碟和一些催情用品。其他,便是日常一应物品。
    在等高春海前未婚妻的工夫,梁文泽去了小区物业监控室。调出下午的录像,梁文泽仔细看着。1点20分,高春海的车驶进小区。1点25分,高春海从车库进了电梯。然后,他再没有出门。梁文泽盯着进进出出单元门的人,暗自思忖,高春海住23楼,凶手应该不会爬楼梯杀人。一来太高,二来,只要进单元门,就会被拍下来。已经被拍,如果不是去一二三楼,不乘电梯倒会惹人生疑。
    物业公司叫来本单元的管家秘书,一一指认进电梯的人。如果是业主,就排除,不是业主,一一标录下来。当然,业主也有可能是凶手。但梁文泽还是决定先从外围查起。一一筛查过后,梁文泽的目光盯住了一个黑衣女人。女人在5楼下了电梯,管家秘书说,她不是这单元的业主。打电话给5楼的两户业主,整个下午,两户人家都没有人。再往下看,梁文泽认定女人有重大嫌疑。半小时后,她突然出现在单元门口。电梯摄像头没有拍到,她是从步行梯下来的!可是,放大了录像,一遍遍地看,高春海却有些失望。女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知道摄像头的角度,她始终没有将脸暴露在摄像头下。只看得到身材颀长,披肩发,穿高跟鞋,黑风衣。
    "以前见过她吗?"梁文泽问管家秘书。
    管家秘书摇摇头,又犹豫着说,有点儿像业主以前的女朋友。就在这时,高春海的手机响了。他的前未婚妻陆家芝,已经到了。
    梁文泽急忙返回高春海的家,只见一个衣着不俗的女人正怔怔地看着高春海的尸体。她长得很漂亮,虽然神情悲伤,可依旧掩不住眼角眉梢的风情。无疑,这就是陆家芝了。她手指颤抖着,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说:"我和高春海,一个月前分手了。"
    "因为什么?"梁文泽问。
    陆家芝冷冷一笑。她的眉毛向上扬了扬,说因为女人。他风流成性,她再不能忍受。梁文泽沉吟一下,问高春海是否得罪过什么人?陆家芝苦笑,说他肯定得罪过。三天两头换不同的女人,有谁能像她这样逆来顺受?
    "今天下午3点30分到4点30分之间,你在哪儿?"梁文泽直截了当地问。从身材上看,那可疑的女人真的和眼前的陆家芝有几分相似。那女人,就是在4点30分离开的。
    陆家芝抬头看着梁文泽,沉默片刻说:"我一直在自己的服装店里。这阵子,店里很忙。"梁文泽追问:"有人能证明吗?"陆家芝急了,她霍地站起身:"你是不是在怀疑我?"
    梁文泽盯着她的眼睛,语气缓和下来,他说只是例行公事,不管是谁,凡是和死者相关的人,都要问到的。陆家芝的胸脯剧烈起伏,半晌,她说:"店里有店员,她能证明。"说罢,她拎起包起身就走。
    第二天一大早,梁文泽早早赶到了警局。法医给他打电话,说在高春海的尸体中发现了有趣的东西。梁文泽来到解剖室,法医将一个托盘递给他。托盘里,是一块指顶大小漆黑乌亮如煤块般的东西。法医问梁文泽:"知道这是什么吗?"
    梁文泽拿起来仔细看,摇摇头。法医笑了:"你的推断没错,凶手的确是在死者的同一个部位刺了两刀。后一刀的目的,就是把这块东西推到死者的心脏部位。这是在心脏里解剖出来的。告诉你吧,这是一种很贵重的东西——陨铁。"
    陨铁?梁文泽疑惑不解。凶手为什么要把陨铁放进死者的心脏?干刑警七八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他转头问法医:"你确定这是陨铁?"法医点头:"我一个朋友就是个‘猎星人’,专门在新疆、青海、甘肃一带找陨石。一年才回城一两次,每次都要和我聚聚,讲讲猎星的故事。所以,我几乎看过朋友捡拾到的每一块宝贝,所以基本可以肯定这就是小块陨铁。可惜,去年他病故了。否则,可以找他鉴定一下。"
    法医说着,将小块陨铁封了袋,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对梁文泽说,矿业大学地质系的系主任是这方面的专家,以前朋友曾和他有过联系,不如直接去找他了解一下情况。梁文泽大喜过望,点头答应。
    那是个老专家,回答了梁文泽所有的疑问。这的确是一块陨铁,应该是从面积稍大的陨铁上凿下来的一块。天然陨铁,边缘早磨得十分光滑,不可能有这样锋利的棱角。现在我们国家猎星人越来越多,除了大块陨石陨铁有登记,小块均无记录。而交易市场也鱼龙混杂,买卖很随意。要通过这么一小块陨铁来查找线索,十分困难。
    梁文泽不死心,问如果把陨铁放在一个人的心脏里,代表什么?老专家愣了一下,突然笑了:"无论是陨石还是陨铁,都是远古的星星。把星星放在一个人的心脏里,说起来,倒像是件浪漫事呢。"
    梁文泽哑然失笑。爱情需要浪漫,杀人还需要吗?
    开车回警局,半路,梁文泽打电话给陆家芝,问高春海是否和猎星客有关系?陆家芝说从没听他说过,问为什么这么问?梁文泽说,在死者的心脏里,发现了一小块陨铁。陆家芝"哦"了一声,没再说话。梁文泽又问她是否在店里,陆家芝说没有,她在家。想了想,梁文泽驱车直奔"佳芝"服装店。他要核实一下,陆家芝真的有不在场证明?
    店不大,只有一个约摸十八九岁的女店员在忙着。梁文泽说找老板,女孩说老板很忙,这几天一直没来店里。梁文泽愣了一下,马上问:"昨天下午,你们老板在店里吗?"一边问,他一边朝店员亮出证件。
    女孩脸上的笑凝住了。她的神情中明显透出几分慌乱,结结巴巴地说:"昨天下午,三点到四点半,她都在。"女孩说着,目光却刻意逃避着梁文泽。梁文泽当即认定,她在撒谎。正常情况,应该是思忖几秒再回答。而现在,她却是脱口而出,分明是对这样的问题早有准备。而且,梁文泽问的是"下午",而女孩答的却是"三点到四点半",这正是高春海遇害的时间。
    "做伪证,也会坐牢的。"梁文泽轻描淡写地说。
    女孩低下头。梁文泽问:"你说了实话,顶多你的老板解雇你。而如果你说谎,恰巧被庇护的又是凶手,那么你一定会坐牢。"
    女孩的神情越发不安。她失神地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突然捧住脸,哭了。
    "老板,她昨天一下午都不在。可她答应给我两千块钱,让我说三点到四点半,她在店里。"说完,女孩哭得更厉害了。她的样子,既害怕又愧疚。梁文泽忙安慰了她两句,马上拨打陆家芝的电话。可是,她的手机,突然关机了。
    问出陆家芝的住处,梁文泽迅速开车前往。敲门,无人应答。找到物业,保安调出车库录像,就在半小时前,她开车出门了。梁文泽心里突然涌出一阵不祥的预感,陆家芝,莫非逃了?
    再现陨铁
    梁文泽懊悔不迭,他太大意了,应该派人监视陆家芝。现在看来,她是头号杀人嫌疑犯。
    驱车来到高春海的胜利服装厂,令梁文泽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小厂竟然是一片破败的景象。询间值班室的看守,他说厂子半个月前就停产了。老板给工人们放了假,只留了两个人看厂子。现在,老板死了,欠了他们一年的工资该去哪儿讨要呢?
    从工人口中,梁文泽得知这厂子是两年多前开办的。起初,高春海雄心勃勃。可想不到,因为不善经营,工厂每况愈下,不过两年,厂子便败落下来,几百万的投资就这么打了水漂。高春海自然不甘心,四处想办法筹措资全,可一直没有起色。
    在工人的带领下,梁文泽检查了高春海的办公室。宽大的老板台,高档的老板椅,虽然有些陈旧,可仍看出当年的奢华。从置办设备的那天起,高春海一定是想大展拳脚的。拉开办公室抽屉,大都是些服装类的书和一些客户资料。不过,中间抽屉,上着锁。
    梁文泽找来根铁棍,用力一撬,抽屉开了。梁文泽看到上面一个笔记本,下面却是一份保险单。那是一份人寿保险,三年前签的,受益人一栏写着:卢静。而与被保险人的关系则填着:夫妻。梁文泽紧紧皱起眉,高春海曾经结过婚?那么,现在卢静在哪儿呢?
    梁文泽马不停蹄,在公安内网上查到高春海的户籍地址。高春海是四川绵阳人,父母早逝,他二十多岁就外出闯荡。后来,再没回过家。但在户籍所在地,并没有查到他的结婚记录,更查不到卢静是谁。
    将保险单拿到保险公司,梁文泽想看看原始单据。可是,令他哑然的是,保险单竟存在欺诈行为!高春海提供了结婚证复印件,可梁文泽向公安局核对,根据编号,查到的是另一对和高春海没有任何关系的夫妻。找到当事人,他们说,外出办事时,结婚证给丢了一个。反正还有另一个,就没在意。正是丢掉的这个结婚证,让高春海造了假。照片上的人本来就印得模糊,只把名字换掉即可。
    就在梁文泽仔细核对保险单据、正为查不到线索而失望时,一个意外消息令他震惊:陆家芝死了。在城外的一所度假村,她上吊自杀。
    梁文泽赶赴现场,陆家芝已经被从屋梁上解了下来。她穿一件黑风衣,头发长长披散在两边,神情痛苦。度假村的经理吓得面如土色,说她是两天前登记入住的。每天傍晚,她都在清水湖边走来走去。想不到,她怎么就突然死了。
    听了经理的话,梁文泽一怔,问他怎么知道陆家芝每天傍晚都在清水湖边散步?经理指指窗子,梁文泽走过去。从窗口,正好俯瞰半个清水湖。湖不大,但景色怡人。
    "看上去,她好像在等人。"经理说:"不过,始终是她一个人。"
    梁文泽若有所思。看来,高春海之死,肯定和陆家芝有关。否则,她不会躲到这儿。可她在等谁?
    陆家芝的颈部有深深的勒痕,表面看,应该是窒息而死。可是,她的神情却极度痛苦?梁文泽见过上吊自杀的人,面部神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沉默片刻,他问经理,陆家芝这两天都到过哪儿?接触过哪些人?经理面露难色,说这么大的度假村,又有许多娱乐场所,一个客人都去过哪儿,是很难查到的。他们所能记录的,只有她大概几点回房,几点出门。
    叫来前台服务生,面对梁文泽的询问,她略带紧张地说,昨晚陆家芝好像喝醉了。一个人回来的,走路都摇摇晃晃。梁文泽没说话。陆家芝如果真的是自杀,那一定是畏罪自尽了。这是最便捷的解释,可高春海是她杀的吗?为什么?因为他风流成性欺骗了她?但是,他们明明已经分手一个月了啊。
    梁文泽一筹莫展。案情,在法医对陆家芝实施解剖之后又有了转机。法医告诉梁文泽一个意外的消息。陆家芝的胃里,找出细如砂粒的陨铁,并且带毒!她的确是窒息而死。而陨铁,却是她神情痛苦到扭曲的原因!梁文泽惊呆了。
    经过技术鉴定,高春海身体里的陨铁和陆家芝胃里的陨铁,成分完全相同。它们,极有可能出自同一块陨铁。梁文泽不敢相信,吞下沾附了毒药的陨铁后,陆家芝还能手脚利索地做好索套,将脑袋钻进去?
    周末,临城的陨石交易市场开张了。一年一度,为期一周。届时,全国各地的星星猎人都会来捧场。
    梁文泽也早早就到了。交易市场并不大,有几百个摊位。这些摊主,有星星猎人,也有专门做陨石交易的二道贩子。梁文泽拿着高春海和陆家芝的照片问了一圈儿,一无所获。难道,他们跟星星猎人并无关系?可他们的死为什么都和陨铁有关?
    入夜,梁文泽去了当地的小酒吧。他喜欢这样的去处,既能放松,又可以看到各色人等,有时候还会发现破案的线索。这几年,他渐渐养成了泡吧的习惯。
    酒吧里,大都是猎星客。长年在山沟沟里追星星猎星星的人,难得回城休整。所以,许多人都到酒吧小酌或者买醉。梁文泽刚找了个角落坐下,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突然上台了。
    酒吧里响起了轻柔的音乐声。主持人拍拍话筒,颇为煽情地说:"今天,我们的酒吧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三年前,一位先生邂逅一位美丽的女孩。他对女孩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可女孩说,她对他完全没有兴趣。先生并未就此却步,相反,他锲而不舍,问女孩怎么样才能接受他?女孩说,除非你为我摘下满天星。于是,这位先生辞去工作,做了‘猎星客’。转眼,三年过去了,他风餐露宿,饥餐渴饮,将拣到的陨石全部寄给了女孩。虽然只是很细小的石头,也远远比不上他这几年的薪水,可他终于赢得了女孩的心!现在,有请张家明先生和卢静女士。"
    一对情侣手牵着手上台了。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女孩声音哽咽,对男友说:"谢谢你。这份情,我会用一辈子来珍惜。"
    望着这对深情爱侣,梁文泽也感动地鼓起了掌。这时,台上的情侣唱起了情歌儿。"我要把星星放在你的心上,那是我幸福的泪光。我要把爱情放在你的手上,那是我生命中的灯光……"
    坐在梁文泽前面的人举起手机拍照,梁文泽兴之所至,也掏出手机拍了下来。毕竟,这么浪漫的爱情并不是随处可见的。想来惭愧,他已经27岁,却还没有过一次像样的恋爱经历。看着台上的两个人,梁文泽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女孩,叫卢静?高春海保险单受益人的名字,不也是卢静?真巧!"我要把星星放在你的心上".陨铁就是星星,凶手把陨铁送入死者的心脏部位,不正是把星星放在了他的心上?一时间,梁文泽感觉到了莫名的兴奋。那是一种快要接近真相的兴奋。
    那对情侣下台,梁文泽朝他们走去。他掏出证件,两人明显吃了一惊,似乎不明白一个刑警为什么会找到他们的头上。
    "你,认识高春海或者陆家芝吗?"梁文泽直截了当地问卢静。
    卢静愣了愣,马上一口否认:"不认识。没听说过。"可是,她的脸上明显划过一丝慌乱。虽然转瞬即逝,还是被梁文泽捕捉到了。
    这时,旁边她的男友却说话了:"陆家芝?我怎么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对了,以前,好像有人这么喊过你?"
    卢静接连摇头,对男友说他一定是记错了,她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看着卢静拉着男友匆匆离开,梁文泽紧追几步上前说:"陆家芝死了。她的前男友前几天也被人杀死。心脏里,还被塞了块陨铁。"
    一听这话,两人马上停住了脚,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回过头。但随即,卢静拉住男友,快步离去。望着他们的背影,梁文泽很是失望。凭直觉,他感觉这个卢静一定和陆家芝有某种联系!
    回到酒吧,梁文泽找到主持人,问他跟那对情侣是不是很熟?主持人摇头,说当时那猎星客给了他500块钱,他就按照猎星客所说,讲了那段故事。至于是否真实,两人来自何方,他一概不知。
    梁文泽如坠五里云雾,要了杯酒喝了起来。这时,旁边的酒保说话了:"那个女的,我以前见过。她在应台市的一间茶楼做过茶艺员。不过,她对这件事却矢口否认呢。"
    梁文泽微微一愣。接着,他放下酒杯,匆匆出门。既然无法从正面突破,为什么不从侧面包抄?他买了当晚的车票,直奔应台市。
    天刚蒙蒙亮,梁文泽已经来到了应台市的街头。应台市,一共没有几间茶楼。梁文泽拿着卢静和男友的照片,逐家询问。终于,有一间茶楼的服务员说她认识这个人。
    "她在这儿做了两年,后来就走了。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服务员说。
    "她为什么会离开?"梁文泽追问道。
    "不太清楚。可能,是厌倦了吧。"服务员说得十分含糊。梁文泽觉得她话中有话,正要接着再问,旁边一个男服务生直言快语地说:"其实,她做的并不是清白茶艺员。白天陪茶,晚上陪睡。"
    梁文泽愕然。
    "这个陆家芝,凭着长得好,当时吸引过不少人。在应台市,颇有些名气。听说,一晚要800块呢。"男服务生又接着说。
    梁文泽惊呆了。她不是叫卢静?怎么又变成了陆家芝?他让两个人再仔细看,到底是不是陆家芝。两人十分肯定地说,就是她,绝对没错。
    赶回临城,梁文泽觉得事情越来越离奇了。卢静,原来是陆家芝?那么陆家芝又是谁?会不会是卢静?为了讨好她,高春海上了份人寿保险?可是,高春海两年前才来到南都市开服装厂啊!
    梁文泽联系当地警方,马上查找一个叫卢静的女孩。她的男友,是个猎星客。很快,在一家小旅馆,梁文泽找到了闭门不出的"卢静".她和男友正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做了三年猎星客,男友已经喜欢上了那样的生活,她也要跟着去。
    看到梁文泽,卢静有些惊慌。男友对梁文泽明显有戒心,但卢静却找了个借口将他支了出去。
    "陆家芝,真没想到,你的名字改得这么彻底。"梁文泽缓缓地说:"昨天,我去了一趟应台市。"
    卢静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紧紧咬着嘴唇,半天没说话。但是,她努力克制自己,很快便平静下来。她承认,她的确叫陆家芝,她和卢静,其实是互换了身份。几年前,陆家芝因为家境艰难,为了生存,走入歧途。后来当她爱上一个男人,男人却无法接受她的过去,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男人不辞而别,陆家芝痛不欲生,也离开了应台市。
    "转车时,我住在火车站的小旅馆。和我同屋的,就是卢静。我那天晚上发起了高烧,卢静一直照顾我。我们长得有几分相像,她说我们有缘,像姐妹。后来,听了我的诉说,她突然说,想和我调换身份。因为,她也想要一个新的开始。起初,我觉得这件事根本行不通。可后来,我一想,为什么行不通?她家里没有亲人,而我的老家在山区,这件事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我利用她的身份,完全可以过新的生活。而且,我们年岁相当,长得又相似,这件事应该是天衣无缝。就这样,我们把各自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互换了身份证。她由以前的短发变成了长发,还摘掉了眼镜。我呢,就刻意按照身份证上的样子装扮,变成了她。也正是换掉自己的身份,我才有勇气重新开始恋爱。"
    听完陆家芝的话,梁文泽如释重负。原来如此。他问陆家芝,后来是否还和卢静有过联系?陆家芝摇头,说彼此没留过电话、地址,再没见过面。
    "当时,她之所以提出要跟你换身份,只说想要一个新的开始?"梁文泽追问。
    陆家芝想了一下,又说:"她好像是想摆脱一个男人。那男人发狂地喜欢她,而她却想彻底摆脱他,还说会按照身份证上的样子去整整容。"
    "当时,她是否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梁文泽又问。
    陆家芝摇头,说她只身一人,看上去,心事重重。她当时以为,卢静是不堪那个男人的骚扰。可她追问过,卢静却再不肯吐露半个字。梁文泽沉思默想。那个人,会不会是猎星客?因爱生恨,杀了曾和她有过关系的高春海又杀了她?也只有猎星客,也会对"星星"如此痴迷。
    陆家芝低着头,突然说:"现在这份感情来之不易,我不想被破坏。有一天,我会亲口告诉他,可现在,我不想他承受打击。"说着,她的眼圈儿红了,竟抬起头认真地说:"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我只希望,能有一次把握幸福的机会,放自己一条生路。"
    这些话说得情真意切,梁文泽心底竟涌出些酸楚。他郑重地保证:"我绝不会对他提半个字。你尽管放心。"
    梁文泽依旧有些不甘心,怎么就没有星星猎人认识"陆家芝"?索性,他冲洗了上百张照片,在星星猎人中间分发。这是个小的群体,没过几天,几乎是人手一张"陆家芝"的照片了。
    令梁文泽没想到的是,就在发完照片第二天,有人直接来找他,神情中竟带着忿忿。他说,曾看到过猎友张强带着一个和"陆家芝"相似的女人在新疆出现过。不过,她叫卢静。当时,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恋人。张强是资深猎星人,在新疆、甘肃已经呆了将近二十年。可能是寂寞得太久,也可能是大漠的苍凉催化了情欲,他发疯般爱上了卢静,几近癫狂。他说卢静是他生命中的星星。为了她,他可以摘下满天星。可惜,这段恋爱持续了不到一年。突然有一天,卢静带着他的全部陨石走了。那女人,压根就是个骗子。两天后,张强自杀身亡。
    猎星客说着,不胜唏嘘。"张强是个性情中人,即使女人这样对他,可他却仍念着她的好。说她给了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现在,美好不再,生命已经没有意义。"
    梁文泽听罢,心头一凛。这就对了,卢静骗走了猎星客所有的陨石,离开之后,为了断绝后患,跟陆家芝互换了身份。说不定,还稍稍整了容。这中间,高春海应该是她的男友,起到了"帮凶"的作用。没准儿,还是他鼓动卢静这么做的。所以,他才填下那份保单,以示对女友的忠诚。想到这儿,梁文泽心头沉甸甸地。猎星客长年寄居苍茫荒野,莫非以为世间情均如星星般美好,却全然忘记了人世间的残酷?
    "张强,是否还有别的亲人?"梁文泽问。
    "他早年丧妻。有个儿子,在上海跟着老人。没有卢静前,他提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很疼儿子。可是,自从遇到卢静,他真的是疯魔了……"
    尾声
    从上海归来,经过紧锣密鼓的调查之后,梁文泽已经锁定了真凶。
    入夜,他再次来到零点酒吧。神情温和的酒保把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推到梁文泽跟前,梁文泽慢慢呷着。一杯酒喝完,他叹了口气,拿出手铐,戴到了酒保张立轩的手上。张立轩神情平静,没有半分惊讶。众人愕然,老板闻讯赶了来,张立轩朝他微微弯了一下腰说:"老板,对不起,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照顾。"
    杀死高春海和卢静的,正是张强的儿子,张立轩。
    进了看守所,张立轩对所有的罪行供认不讳。失去挚爱的父亲,张立轩悲痛欲绝。他下决心,即使走遍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卢静揪出来。整整三年,他踏遍大江南北,终于找到了她的落脚地。尽管她换了名,样子和从前也有了差别,可她已经刻在了张立轩的骨头里,仇恨让他的分辨能力格外敏锐。
    ——其实,说起这件诈骗案,其中还另有因由。几年前,高春海下海经商,无意中涉入赌场,欠下巨额赌债,有家不能回。他贫困潦倒,和女友卢静远走天涯。卢静貌美如花,高春海流离失所,开始打起了诈骗的主意。起初,卢静不同意,后来禁不住高春海再三劝说,再加上高春海痛哭流涕,说不知道哪天就会丧命,丧命之后,巨额保险金就是他留给卢静的最后遗产。卢静大受感动,偶遇猎星归来的张强,便施展魅力。很快,张强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短短十个月,张强对她死心塌地,如痴如醉,以至她一夜之间骗走他搜集二十多年的陨石,他竟不知憎恨。
    高春海自然不敢公然叫卖陨石,而是辗转联系到了国外的收藏家,悉数卖出。然后,两人带着四百多万远走高飞。正是利用这笔资金,高春海投资办了服装厂,而卢静则开了一家服装店。为了隐藏身份,两人起初并未住在一起,直到事情过去一年多,他们才装成情侣的样子。
    "杀死高春海很容易吧?你化装成女人,而高春海喜欢猎艳,一个女郎主动上门,他肯定不会防备。于是,你乘其不备杀死了他。并且,在他的心脏处放了一小块陨铁。你是想以此告诉卢静,这是你在复仇。卢静得知此事,果然怕了,逃到了度假村。于是,你又跟了去。趁她喝得酩酊大醉,从后窗潜入,给她灌下加了毒陨铁的鸡尾酒。你想看着她死,后来见她痛苦至极,便又将她吊了起来,然后抹净了所有的痕迹。你在度假村的酒吧做过酒保,卢静死亡当晚,有人亲眼看到过你。"梁文泽缓缓地说着,替张立轩补充细节。
    张立轩漠无表情。他的目光越过梁文泽的头顶,不知看着何处。"高春海死的那天,卢静其实是去和别的男人约会。那是个有妇之夫。后来,她到了度假村,想和情夫一起商量对策。可惜,那男人怕了,没敢赴约。所以,我才钻了空子。就是这么个无耻的女人,却让父亲神魂颠倒,把满天的星都给了她,最后却害他绝望至死。我知道,父亲是自杀,这罪与罚并不对等。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对等的?我的愤怒,和什么对等?我一直都是父亲的最爱,小时候,他背着我看夜空说,‘小轩,总有一天,我要为你摘下满天星’。可惜,最终满天星却给了魔鬼一样的女人。现在,我庆幸我做了这一切,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张立轩说着,眼中闪出了点点泪光。
    从审讯室出来,梁文泽的心没有半分破案之后的轻松,反而格外沉重。他为自己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抬起头,夜色幽深,灯光明亮,却看不到一颗星。

Tags: 命案 酒吧 死者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