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冻死鬼

时间: 2018-12-10 17:21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在外忙忙碌碌了一整年,周大富带着两个同乡在城里做了点干货的生意,终于算是挣到了一些钱。眼看着马上过年了,周大富就跟两个同乡商量着回家的事。

  “逢春啊,在外面这都一年了,想你家婆娘了没有啊!”周大富跟他其中的一个同乡开玩笑似的说道,他的这个同乡叫刘逢春。

  “咋不想呢?这都快过年了,我这都给我家婆娘买好礼物了,嘿嘿。”说着刘逢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什么,我也挺想我儿子的,去年临出门的时候,小家伙还吵着跟我要玩具呢,都一年没见了,不知道他长了没有。”另一位同乡王俊山也跟着说道。

  “哎!谁说不是呢!我也挺想家的,今年咱也算没白干,多少挣了点,就算回去也算挣了点面子,咱这就收拾收拾,马上回家。”

  说走就走,三个人当天就买好了车票,坐上了火车,踏上了返乡的旅程。

  说来也够倒霉的,三个人走的时候这天还算挺好的,可就在他们快要下车的时候,天公不作美,竟然飘起了雪,雪是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尽管他们三个提前下了火车,可还是因为大雪没赶上通往老家的最后一班车。本来老家这边地处偏僻只有一条公路,又加上下了这么大的雪还是临近过年,平日里还有些拉矿石的货车或者拖拉机,现在却是一个也不见了,没办法三个人只好冒雪前进。

  好在三个人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人,再加上三个人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总算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到了他们可以回到村子的那条土路了。

  但走这条土路回家还得费点时间,为了早点回家,他们三个决定走近路,虽然这条近路偏离回村的主路,但他们只需要穿过一片树林就可以回家了,这样可以节省下不少的时间。

  可就在他们走近这片树林的时候,一瞬间,三个人几乎同时觉得浑身一阵刺骨的冷,这跟进树林之前的冷不一样。在这之前,那是一种由外到内的冷,可是进了树林之后,那好似是一种由内到外的冷而且还让人生出了一股压抑的感觉,三个人顿时觉得心情很沉闷。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的,毕竟他们不是第一次走这片树林了。

  “你他娘的快点行不行,你这速度啥时候才能走出去。”刘逢春不耐烦的催促着王俊山。

  “你他娘的瞎啊!这么厚的雪,你能走多快啊!你不是也跟王八爬似的。”

  “操,说你两句你还顶上了,你骂谁王八呢?”

  “就说你了!”

  王俊山毫不示弱。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干起仗来,本来也有些心烦意燥的周大富喊了起来:“行了,这他妈都啥时候了,你俩别吵吵了,难道你们俩没发现嘛?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还没走出这片林子去,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听周大富这么一说,两个人也不再争吵了,他们也觉得奇怪了,也对啊!这片林地他们以前没少走过,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这次是咋回事呢?

  就在这个时候周大富突然停了下来,眉头紧皱的看着四周。

  “咋了,大富哥。”王俊山开口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周大福才开口说道:“咱们好像迷路了,你们看,这前面好像就是我们刚刚走过去的地方,那些脚印虽然被雪覆盖了一些,但还是能看出一些痕迹。”

  这一下刘逢春和王俊山慌了神。

  刘逢春最先耐不住性子嚷了起来:“完了完了,这下可好了,本来想图个近路回家的,这一回怕是要死在这里面了。”

  王俊山还好些,但他也着急啊!赶忙问周大富:“大富哥这可咋办啊!你也别嫌春子嘴臭,这大雪天的迷路,真的会死人的!”

  “别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来时的方向是西边,现在我还能辨认出方向,我们就往东走,这周边村子很多,虽然不一定是我们村子,总会碰见其他村子的,实在不行我们就找户人家将就一晚,白天再走也行啊!”要么说还是做大哥的,关键时候就有主意。

  于是,三个人就沿着来路往东的方向走了过去。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他们走了三四里路的样子,他们竟然看见了前面有亮光,这就证明前面有人。三个人都很兴奋,想着不管是谁能留下他们烤烤火总是好的,三个人不由自主得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他们就看到了,前面有五六个人围在一堆篝火面前。

  但都是生面孔,看上去也不像附近的村民。

  但周大富还是很客气的上前礼貌性的询问:“老乡,我们哥几个迷路了能不能借个火暖和暖和呀?”

  这个时候,围坐在篝火旁边的其中一个大胡子站起来说:“可以啊,过来吧!这天太冷了,赶紧过来暖和暖和吧!”

  听他说话挺热情的,但他的脸上一点表情没有,看上去非常僵硬,而且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但周大富并没多想,他寻思着,这很有可能是天气太冷,把脸都给冻僵了吧!

  于是他们三个人就跟着坐了下来烤火,顺便聊聊天。刚开始他们也没发现什么,可是聊着聊着他们三个就发现,虽然是坐在篝火旁边,但他们反而觉得越来越冷。

  而且周大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那堆篝火烧的很旺,但那几个人却没有往篝火里添加新的柴禾。而且,本该会有的木头烧火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再看看那几个人的脸色也和常人不太一样。这个时候周大富有点慌了,他冲着刘逢春跟王俊山使眼色,他们两个好像也早已经发现了不对劲,脸色都变得惨白惨白的。

  这个时候,周大富突然想到了,这个貌似有点像老一辈们说的冻死鬼。这可是一种勾魂拿替身的恶鬼,可千万不能招惹,这几个人莫非想拿我们三个做替身。

  周大福瞬时觉得浑身冰凉,这下可玩大了,不过也不能干坐在这里等死啊!

  于是,周大富拍了拍身边的王俊山,小声嘀咕着但又很急促地叫着:“快走!”

  可是就在王俊山想要拉起刘逢春跑的时候,却发现刘逢春已经吓懵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失去了知觉。

  而那几个人突然朝着周大富他们看了过来,也不说话,火光映衬在那几个人惨白的脸上,更显得诡异。

  周大富也一时间僵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他们发现咱们要跑了!”王俊山都要吓尿了。

  周大富眼一闭,寻思着:“你喊啥啊!这下可完了。”

  果不其然,之前招呼周大富他们的那个大胡子冰冷的说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呀?留下来陪我们啊!”

  周大富这下更慌了,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这是要索命啦!”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因为快过年了,临走之前他们买了一些鞭炮。听村里老一辈的人说过,像这种冻死鬼是可以用鞭炮吓走的。

  所以周大富赶紧从包里扯出了一些鞭炮,趁着都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档,把那些鞭炮扔在了篝火里。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招呼着王俊山架着已经失去知觉的刘逢春慌乱的跑到了一颗树后面躲了起来。

  等鞭炮声停了,过了好大一会儿,周大富这才壮着胆子蹑手蹑脚的从树后面走出来上前查看,发现之前的篝火消失了,但那几个人的身影还在。

  周大富吓了一跳,转身就往回跑,又过了一会,王俊山说:“大富哥,好像没事了。”

  周大富点了点头,但他不敢一个人过去,这才和王俊山一起上前查看。

  等两人上前看清楚之后,都大吃一惊,先前围坐在篝火边上的那个五六个哪里是什么人啊!这明明是五六具已经被冻死的尸体,尸体维持着死前抱膝而坐的姿势,而且尸体上已经是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了。而之前的篝火的地方也被大雪给覆盖住了,就只漏出了几节木头。

  “赶紧走,这可不是久留之地。”说完,周大福和王俊山匆匆的架起还处于僵立状态的刘逢春,往树林的另一边走去。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光景,终于到了一个村子里,借宿了一宿。除了失去知觉的刘逢春耳朵被冻坏了一半,但三人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

  回家之后周大富就报了警,后来就有人来收尸。而周大富也打听到,那几具尸体是几个来做皮货生意的外省人。有一种说法是,这几个外省人在树林里迷路了,就这么困在林子里给冻死了。而村里老一辈的人却是另一个说法,说是那几个外省人是被之前的冻死鬼给抓去做替身了。

  尽管说法不一,但人终究是死了。

  据说,每当你走到那片林子面前时,总会有一阵阴风吹过,让人觉得浑身一阵发冷,烦躁的感觉油然而生。而自此之后,那片林子却是再也没有人打那里面走过了。

Tags: 冻死鬼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