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来源: 网络 作者: 韩十三

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顾北寒的爬高技术很不赖,中学时已经能光脚爬上教学楼前面的旗杆。

虽然,当时站在旗杆下面的其他人都把他当猴耍,但躲在人群最后的我,还是感动得差点哭出来。

在爬到旗杆顶端后,他一把扯下那块呼啦啦作响的白布,团成一团后塞进了被大风鼓成一个包的衬衣里,跐溜一声滑下旗杆,没好气地撞开人群后,一把拉起我的手,快速向着校外冲去。

那块一米见方的白布应该是头天晚上被人升上旗杆的,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来学校上学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直到走进教室,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后,同桌才告诉我,我的名字被人写在了白布上,当成旗帜升上了旗杆。

我快速地跑出教室,抬头去看,便看见已经爬到一半的顾北寒,和他头顶那面猎猎风响的白旗了。

“李子轩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这句曾经在网上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不知道被什么人用大号毛笔写在白布上,并且挂到旗杆顶端的话,让一直抬头看着旗杆的我产生了短暂的眩晕感。我知道,恶作剧肯定出自我们班那群不爱学习的坏孩子之手,那时,作为学习委员的我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我妈妈,则是他们嘲笑我的对象。

我是爸妈婚后去孤儿院抱养来的,而爸爸是小镇中那种老实巴交中年男人的典型代表,30多岁还找不到对象,最后被家里安排,娶了镇上一位有些痴傻的姑娘,也就是妈妈。

小时候不懂事,自然什么都不在意,可是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从街坊们的议论中得知事情真相,自尊心作祟的我越来越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妈妈。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三天前,我那痴痴傻傻的妈,居然一个人走了整整几公里路,摸到了我们学校,站在校门外大声地喊我回家吃饭。

自此以后,优等生李子轩其实有个傻妈妈的事情,便像是一粒落进干柴里的火炭,迅速地传遍了整个校园。

在拉着我撞开前来阻拦的门卫,跑到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隐蔽小巷后,顾北寒一边从怀中掏出那块白布点燃,一边故意以一种轻松的口吻安慰我说:“没关系的李子轩,他们看不起你只能说明他们无知,世界上没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的。”

火光燃起映亮了他的眉目,我微微后退一步,倚着墙角颓然地滑坐在地上,火苗即将熄灭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将脑袋埋进臂弯,轻声哽咽起来。

我感到顾北寒靠近我,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之间有短暂的沉默,而顾北寒似乎在这样的沉默中显得更加无措,他似乎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点理由:“现在不是一样有很多人疼爱你关系你吗,比如李叔和李婶。”说到此,他又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补充道:“虽然有时候李婶疼爱你的方式看起来有些特别……”

“那不一样,不一样!”

顾北寒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抬起头来大声地反驳,有些时候,我甚至宁愿自己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那个叫“妈妈”的人。但我不敢说。

头顶高耸的杨树,树叶被风吹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我抬起头来看向被枝叶分割成一片片的天空,在心里默默地发誓,总有一天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这里,离开这座满是嘲讽和奚落的小城。

二、你当你的好学生,坏人,由我来做。

我从不否认傻妈妈疼爱我。但她给我的,确实不是我想要的。就像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那个比方,我只想吃香蕉,你却给我一筐苹果,我喜欢吃甜食,你非要给我一罐盐巴。

吃饭时她总是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也不管我能不能吃完那么多;无论春夏秋冬,总会强行为我穿很多衣服,一边穿还一边含混不清地嘟囔:“轩轩莫冻着,莫冻着。”

天长日久,我一天比一天更反感她这样的行为,小时候我懵懵懂懂说着“不用了”的时候还能笑嘻嘻的摇头,虽然,当着爸爸的面我从来不敢对妈妈发火,但是心中还是对她颇有微词的。我讨厌她那张永远都在笑,似乎从来不懂烦恼二字的脸。

我蹲在她的面前,故作亲昵地拉着她的手,像哄孩子似的小声央求她:“妈,以后不要去学校找轩轩了好不好,路上有很多汽车,很危险的。”然而,对面的女人却依然在笑:“不怕,妈妈不怕,妈妈喊轩轩回家吃饭。”

趁低头吃饭的爸爸不注意,我没好气的将她的手甩到一边,转身快速地吞咽着米饭。我听见爸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为她夹了一些菜后,转身走进了里屋,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放心,以后你妈妈不会去学校了,我会看好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转身看着一脸傻笑的中年女子的我,突然没来由的难过,我张了张嘴想要对屋子里的爸爸解释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或许,我也并不真心想改变爸爸这样的决定。

院门外的大街上,顾北寒再次吹响了愉悦的口哨,潜移默化间,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我们俩人之间的暗号。

我快速地收拾好碗筷,本来想要刷碗,可是却被傻笑着的妈妈抢了过去。

“轩轩是大学生,大学生不刷碗!”

Tags: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