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当手掌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平地风波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转眼又到了三伏天。这天中午,芜湖城信义典当行里生意很清淡,老板刘梦奎擦着满头的汗,忽然想起自己的结义兄弟胡一亭离开芜湖已经三个来月,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正在想着,忽然听到柜台外有人在喊:“掌柜的在哪里?”

  刘梦奎赶紧站起身,看见一个男人绷着脸站在外面。这个人大蒜鼻子豹子眼,瓦盆似的大脸上有几颗麻子,大暴牙凶狠地突在嘴唇外面。刘梦奎心里一沉,感到来者不善,忙赔着笑脸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大暴牙扯着腮帮子,大咧咧地说:“到当铺自然是当东西,难道是逛窑子不成?”

  刘梦奎问:“你两手空空,不知当什么?”

  大暴牙不作声,手里忽然就多了把菜刀。他把左手放在柜台上,手起刀落,将一只左手齐腕砍了下来。

  店小二吓得一声大叫,抱着头蹲在地上,尿了裤裆。刘梦奎也是大吃一惊,哆嗦着身子说不出话来。一旁看热闹的人更是目瞪口呆。大暴牙把砍下来的手掌递进柜台里,说:“掌柜的,我刚从赌场下来,输了个溜溜光,你看这只手能当多少银子?”

  刘梦奎开了几十年当铺,从来没有遇到当自己一只手掌的,他知道今天遇到大麻烦了,赶紧走到店堂,拿着一块布要给大暴牙包扎伤口。大暴牙却一点也不领情,他伸手点了自己身上几处穴道,竟然一滴血也没淌出。他痛苦地龇着牙,大声说:“老板,你这店堂上可是写着‘诚信为本,老少无欺’,你不会不让我当这只手吧?”

  刘梦奎说:“好汉爷,您这是何苦?这手掌您带回去,需要多少银两开口就是。”

  “怎么着?嫌我这只手不干净?”大暴牙痛得头上直冒汗,朝刘梦奎瞪起了眼珠子。刘梦奎赶紧赔小心,让他开价。大暴牙说:“不多,我只要十两银子,如果你觉得这只手值不了,我把另外一只手也砍下来。”

  刘梦奎连忙说“值”,吩咐手下马上给了他十两银子。

  大暴牙煞有介事地让刘梦奎开当票,刘梦奎问他姓名,大暴牙咧着嘴说:“我叫大暴牙。”

  不一会儿,当票写好了——

  民国五年六月十五日,押大暴牙左手掌一只,当纹银十两,当期三个月,过期不赎,所当之物归本铺所有。

  大暴牙拿到银子和当票很是满意,他让刘梦奎拿来一只青花瓷罐,亲自将那只砍下的手掌放进罐里,封好口,嘱刘梦奎好生保管,就算过了当期也不可随意扔了。

  远走甘县

  大暴牙走了,刘梦奎却好半天缓不过劲来。一群木鸡似的看客直到大暴牙走远,这才醒过神来,议论纷纷。

  一个名叫罗二的前清秀才走到刘梦奎的跟前说:“刘老板,只怕你的灾星到了,刚才那个人你没认出来?”

  刘梦奎愣愣地看着罗二。罗二顿了顿,说:“这大暴牙不是别人,就是几年前猖狂一时的土匪头子马彪。”

  刘梦奎摇摇头,说:“马彪三年前就被官府抓住正了法。再说马彪的画像我在官府的通缉文告上见过,根本没有暴牙。”罗二笑道:“死的那个是官府被上头逼急了找的替死鬼,真正的马彪仍逍遥法外。那满嘴的大暴牙是马彪为掩人耳目伪装的。”

  看热闹的人这才恍然大悟,生怕马彪再返回似的,一个个溜之大吉。

  刘梦奎这才意识到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这当票上写得清清楚楚:三个月之后马彪还要来赎当。眼下正是三伏天气,再过三个月,那只手掌怕烂得只剩骨头了,怎么给他赎回?还不了大暴牙的手掌,不弄你个山穷水尽家破人亡他能甘休?这马彪可真是心狠手辣呀!

  刘梦奎越想越觉得害怕。接下来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眼看三个月当期一天天过去,刘梦奎一咬牙,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祖上故地甘县。他将没有到期的当品如数退还物主,连本钱也不要了,在一个黑沉沉的夜晚带着家人匆匆离开了芜湖。

  经过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刘梦奎终于在一个月后携妻带女到了甘县。半路上,妻子一再要他扔掉那只装着马彪手掌的青花瓷罐,但细心的刘梦奎想着万一哪天遇上凶残的马彪,有这只手掌也有个应付,所以一直不肯扔掉。来到甘县,他已没了开当铺的本钱,就找了家药店,谋了个账房先生的差事。

  二十年之后,刘梦奎又凭着一点点辛苦攒下的本钱,终于在甘县正街买下一间店铺,重新挂起当年从芜湖带来的“信义典当行”牌匾。

  这时的刘梦奎已是年过花甲,两鬓如霜。

  兄弟重逢

  这天,一位在甘县大街上散步的老人站在刘梦奎店铺门口,盯着信义典当行的招牌看了好久,走进店铺。这位老人七旬有余,精神矍铄,满面红光。跟在他身后的汉子年近六旬,依旧十分壮硕,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老人一脸激动地盯着铺子里的刘梦奎,高声喊道:“梦奎,你是梦奎!一别二十年,你认不出我了吗?”

  刘梦奎吃惊地抬起头,对着老人端详片刻,惊喜地喊道:“大哥,果真是你?”

  来人正是他的结义兄弟胡一亭,当年红透半边天的黄梅戏三庆班班主。这次他刚带着三庆班在甘县落脚,饭后到街上闲逛,看了信义典当行的匾额好生疑惑,走进来一看,果真是离别了二十年的结义兄弟刘梦奎。

  故友异地重逢,万分感慨。胡一亭见刘梦奎两鬓染霜,一脸落寞,这家小小的信义典当行跟当年在芜湖的那家有天壤之别,便问他如何落到这步地田。刘梦奎长叹一声,便将二十年前马彪如何化装成大暴牙用一只手掌敲诈自己,自己又如何带着全家人逃到甘县的经过说了一遍。

  跟着胡一亭的汉子在一旁听罢,大吃一惊,问道:“刘老板,那个青花瓷罐你没有打开看过?”

  刘梦奎苦笑道:“一只土匪的脏手,看它何用?”

  这汉子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刘梦奎面前,“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额头都淌出血来,说:“刘老板,我对不起你,想不到我当年一个恶作剧,害得您吃了二十年的苦头。”

  刘梦奎大惊,赶紧扶起汉子。汉子便问他当年那个青花瓷罐还在不在,刘梦奎说:“在呀,我把它从芜湖带到甘县,埋在屋后的桂花树下。”

  汉子喊道:“快把罐子挖出来,打开看看!”

  刘梦奎将那瓷罐从桂花树下挖出来,打开一看,惊呆了,罐子里是十五根摆成手掌形状的金条,金条下压着一张发黄的字条,上面写着——

  梦奎:

  我欠你的情,也欠你的钱,你再三不要,可目前你身陷困境,做哥哥的又岂能置之不理。我只有让班里会变魔术的王老幺用这个方式给你。这下你不要也得要了。哈哈哈……

  愚兄:一亭字

  原来,当年胡一亭带着三庆班刚到芜湖时,只是一个乡下草台班,人称“花子班”。但刘梦奎慧眼识珠,坚持给三庆班捧场,还不时出高价请三庆班到家里唱堂会,硬是帮三庆班在芜湖站稳了脚跟。后来,土匪马彪绑架了胡一亭的女儿,索要五百两赎银。此时三庆班刚成气候,出不起这么多赎款,又是刘梦奎仗义出手,拿出五百两银子从马彪手中赎回了胡一亭的女儿。胡一亭稍有起色,就要还刘梦奎那五百两银子,但刘梦奎执意不要。后来三庆班如日中天,而刘梦奎的信义典当行却一年年走下坡路,惨淡经营。胡一亭一直想帮刘梦奎一把,但刘梦奎是个心气极高的人,只想凭自己的能力走出困境。

  后来胡一亭应上海一家大戏院之邀离开芜湖,一到上海就一炮打红,财源滚滚而来。胡一亭又想起结义兄弟刘梦奎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只怕要不了几年就要关张。他苦思良久,想出一个法子,让班里善变魔术的丑角王老幺带去十五根金条,伪装成一件物品当给刘梦奎,再留条提示。他想,有了这十五根金条,刘梦奎一定能渡过难关。

  王老幺有一手变魔术的绝活,他生性喜欢开玩笑,本来他计划将十五根金条藏在草帽里当给刘梦奎,不想坐船时江上一阵大风将头上的草帽刮走,又在六月天里给热个半死,于是便想开个玩笑,吓吓刘梦奎。他买了些面粉和配料,在旅店关起门来捏捏弄弄,把十五根金条做成一只手掌,又把自己装扮成大暴牙,“砍”下自己的手掌当给了刘梦奎,而刘梦奎又因故一直没有打开那个青花瓷罐,这才引出一连串的事情来。

  胡一亭双眼含泪,让刘梦奎再看看身旁的汉子。刘梦奎仔细一看,果然依稀有些当年大暴牙的模样。汉子哭着说:“刘老板,当年哪有什么马彪,那个大暴牙就是我装扮的呀!”

  真相大白,刘梦奎、胡一亭和王老幺三个人紧紧相拥,抱头痛哭。

Tags: 手掌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